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自由派学者建议中国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 前卫

一些中国国内外的自由派学者,认为近年来中国国内民族冲突的加剧,显示中国民族自治制度的失败。他们建议中国取消民族区域自治,以多元共治或联邦制度取代。有些美国学者则认为,中国的民族矛盾积怨已深,无论哪种制度,都很难达到和谐共处。

*现有自治制度的弊病*

中国知名自由派学者刘军宁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网站上发表文章,他认为,新疆暴力事件反映的是民族划分所引发的问题。刘军宁怀疑中国的民族划分、民族区域自治的制度能否解决中国的民族关系问题。他认为,中国的民族划分制度和民族区域自治是斯大林集权主义的遗产。斯大林的民族定义有问题。而且民族这个概念语义不详,含糊不清。而且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也是名不副实。首先这些区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治,第二,每个所谓自治区都是多个民族共同生活,没有理由由中央指定一个民族来管理这个区域。

刘军宁认为,中国的民族划分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不但没有解决预期的问题,反而使民族问题呈现加速恶化的趋势。最后刘军宁建议,在政治上和法律上取消“民族”的概念,并相应取消民族身份划分、取消户口、身份证和个人档案中的“民族”栏,取消所谓少数民族的划分与称呼实行人人平等。把保留和守护各族文化传统的权利还给各族人民。政府的职责就是尊重和保护这一权利。取消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后,代之以全国各地一律实行地方自治。由各地的公民、无论哪个族群,自主管理地方事务。刘军宁说,只有充分自治基础上的多元共治,中国才能享有和平安宁的未来。

*海外学者赞同*

在日本的自由派学者、东京“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副理事杨中美基本同意刘军宁的观点。他说,中国当年划分民族区域自治的时候就很简单粗暴。比如,当时担任广西军区司令的韦国清本人是壮族人,为了本族的利益,他就夸大了壮族的人口,为本族获得额外的利益。杨中美说,中国各地方的政府在处理汉族和所谓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的时候,往往为了绥靖少数民族,故意以偏袒少数民族的方式处理,这对双方都是不公平的。首先,汉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而少数民族一方也认为法律对他们无所谓。导致少数民族无视法律,任意行事。因此中国当局的民族政策存在很大弊病。

杨中美说:“我们觉得,中国有些地方应该模仿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或联邦制。比如新疆南部维吾尔人很多,那么就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中央政府只管外交和军事就行了。这样麻烦就会大大减少。经过一段时期,如果维吾尔人愿意返回原来的建制,愿意改土归流,那也可以。现在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已经走到头了。”

杨中美说,在少数民族自治区,汉人当然应该有权竞选公职,但是现在这种由中央政府指派自治区首脑的做法实在不合适。

*美国学者持悲观立场*

美国麦阿密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金德芳发表过多本有关中国民族问题的著作。她认为,刘军宁的建议很有意思。金德芳说,1982年中国讨论香港未来地位的时候,有人提出,其实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也适合西藏。而且很多藏人也喜欢这种制度。但是中国中央政府坚决反对。从根本来讲,究竟应该怎样划分汉人居住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区,对任何国家来说,这都是一个大问题。对中国来说,问题就更大。因为在多数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汉人都早就占多数了。在目前多数中国的少数民族自治区,汉人都占多数。但是,只要少数民族人口占三分之一,当局就允许他们建立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

金德芳说,实际上,目前的中国,很多汉人在接受当地占少数的少数民族的管理。当然,这种管理的前提是自治区最高决策权仍然在北京手里。而地方上则实行在一定程度上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其结果是,汉人和少数民族都不高兴。那么中国中央当局有没有什么可以让大家都高兴的行政管理方法呢?

金德芳说:“我看没有,因为从根本上来讲,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中国的少数民族问题。如果你把各民族分隔开来管理,他们会觉得被迫分离。如果你强迫大家混居在一起,那么就会有别的问题出现。中国和美国的情况不同。在美国,大家都认为,印第安人自愿留在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就产生一种共识。那就是,印第安人要服从美国宪法。而在中国,这些少数民族并没有自己决定要留在中国。”

关键字:自由派学者,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刘军宁,金德芳,杨中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