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我们信仰上帝”引起的争议

  • 晓北

“我们信仰上帝”引起的争议

“我们信仰上帝”引起的争议

<!-- IMAGE -->

拿起美元纸币或硬币,您会看到这样一行字:“我们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这句话是美国的国家座右铭,代表着国家文化和精神。不过,它也引发了不满和争议。无神论者希望它从公众场合消失。

“小心那些教条,它们会咬人,小心那些教条,它们想打架,小心那些教条,它们能煽起一场圣战争。”

这首谴责宗教教条的歌是唐.巴克写的。他15岁时就成为了基督教福音派的少年传教士,后来他在大学主修宗教学,26岁当上了牧师。而在传经布道19年之后,他却宣布,自己变成了思想自由、不信宗教教条的无神论者。

他说:“可能对有些人来说,基督教是有用的,但是这个宗教所宣称的东西不是真实的,而是虚假的。我不能忍受每天起床后向别人宣讲这些虚假的东西。”

他加入了“无宗教基金会”(Freedom from Religion Foundation),现在已经是这个美国最大的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联盟的共同主席。最近,这个组织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阻止在华盛顿国会游人中心入口的墙壁上雕刻“我们信仰上帝”的字样。

不久前,美国国会刚刚通过决议,授权国会建筑机构花15万美元雕刻“我们信仰上帝”以及有宗教色彩的效忠美国誓词。

发起这项决议的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德铭特说,这么做是为了凸显“信仰和美国的自由之间的重要关系”。爱奥华州众议员史蒂夫金则说,不雕刻“我们信仰上帝”和效忠美国的誓词,就是企图“抹掉美国的基督教传统”,“抹杀基督教在美国社会所扮演的角色”。

在唐.巴克眼中,这是宣扬宗教的政府行为。他说,许多人觉得“我们信仰上帝”已经是世俗化的说法,并没有真正的宗教含义,但是,这些支持雕刻的议员们很明显是要给游人如织的窗口景点披上宗教的外衣,这对不信教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也违反了美国政教分离的宪法原则。

<!-- IMAGE -->

巴克说:“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第一句话就说,国会不能通过立法确立国教或者干预信教自由。所以,我们并不只是因为愤怒才提出起诉的,这还是因为宪法告诉我们,‘我们信仰上帝’和宗教性的效忠美国的誓词是错的。”

“我们信仰上帝”这句话最早出现在1864年的一美分和两美分硬币上,1957年开始出现在纸币上,并成为官方的国家座右铭。不信教团体认为,这是右翼宗教势力影响和推动的结果,并不能反映美国当今的国情。

唐.巴克说,近年来,美国的基督教正在萎缩,而不信教的人快速增多,超过了其它各宗教的增长速度。根据美国三一大学今年3月公布的调查结果,不参与任何宗教团体的美国人已经从1990年的8.2%增加到15%左右。

不过,其他人对这些数据有不同的解读。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的心理学教授阿尔特迈耶曾专门研究美国的无神论者状况。他说,不参与宗教团体的人的确在快速增加,但他们中大部分人都相信神明的存在,因此不能算作无神论或不可知论者:

“把美国所有的无神论和不可知论者加在一起,大约是总人口的4%到5%, 剩下的95%都相信有神明的存在,这些相信神明,但是不参加有组织的宗教团体。”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2006年的研究发现,无神论者是最不被美国人信任的人群。阿尔特迈耶教授说,无神论者几十年来不断挑战美国社会的宗教网络,从要求取消学校祷告,到反对在公众场合标立基督教十戒,再到“我们信仰上帝”之争,每次都引发很多人的不满和愤怒。

他说:“社会可能正在对无神论者变得更宽容,这也是他们积极地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立场的结果。不过,右翼宗教势力和原教旨主义者依然谴责他们,觉得他们是很坏的人。”

他说,美国依然是西方国家中宗教情结最重的,要花很久才可能步入“后宗教”时代。

而无宗教基金会的唐.巴克则说,无神论者并不想让人们都放弃宗教。他说,从人口上看,美国的确是个宗教国家,但在政治上,这个国家必须是世俗的,是多样化的。


关键词:上帝,信仰,座右铭,争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