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许志永获释“无名”维权人士命运何去何从?


国际间对中国政府决定在日前释放维权人士许志永表示欢迎,但是提醒各界,中国普遍的人权状况、尤其是那些不那么着名的维权人士、上访人士、以及他们的处境仍然急需各方的大力关注。

国际人权组织、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亚洲部负责人苏菲.理查森博士说,许志永等人获释是好事,但是,这并不等于中国政府对待公民社会在总体态度上有了根本的改善。

许志永的同仁、北京另外一位维权律师滕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说,当局释放许志永是在权衡中国国内的呼声、国际舆论、以及马上到来的国庆60周年等因素之后,认为释放许志永付出的代价最小,也就是说,在当局看来最合算。

许志永被关押期间,他的案子得到了来自全球各界的高度重视和关注。除了媒体的广泛报导之外,美国主要报纸之一华盛顿邮报还特别刊出社论,要求中国政府放人。

*其他被关押维权人士命运如何?*

但是,在许志永获得自由之后,人们不禁想到,那些相对默默无闻的维权人士、上访人士、以及其他遭到打压、关押、判刑的人士,他们的命运何去何从?

北京一位女性维权人士、经常敢于站出来替访民说话、但是并不那么“有名”的周莉两个星期前遭警方逮捕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她的1岁8个月大的孩子现在也见不到妈妈,只由保姆来全职代看。

在上访过程中认识周莉的北京西城区居民李立荣女士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到今天都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好像已经是第14天了,始终等着,也没消息;她的孩子一直在保姆那儿,我原来也是帮她带孩子,她有事以后,警察就不让接孩子了,警察在保姆那儿,直接看着孩子。”

*周莉被关押 官方尚无正式“说法”*

周莉8月12号早晨被警方带走。之后,李立荣女士只能去到保姆家看一看还不到两岁的孩子,不能像从前一样把孩子带回到她的家里。她介绍了警察在保姆住的地方执行看守的情况:“他们就在胡同口儿那儿,有一房子,有椅子,他们就坐在那儿看着。”

李立荣曾经和周莉一道到湖北巴东等地,就邓玉娇等维权个案努力了解真相,并在网上发出强烈的救援呼吁。李立荣说:“大家去一块儿帮忙,网友们的呼吁,邓玉娇才没判死刑嘛!”

周莉在邓玉娇一案的审理过程中、在许志永所在的公盟被取缔之后、在胡佳被软禁期间、以及在北京地区强迫拆迁过程中都勇于直言,关心他人的命运。

这次她为什么由公安带走,熟悉她的人说,官方到现在还没有给出正式的“说法”,只是听说人现在关在北京崇文区看守所。李立荣女士说,这个消息还是从崇文区看守所出来的一位人士那里得知的,但是想要进一步了解详情非常不容易。

李立荣女士说:“出来这个人跟我说了她在哪儿;我们想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但是要跟这个人联系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可能也许出来以后,他不敢多说,也许政府给他施加了压力。”

*法律规定关押以后及时通知家属*

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到北京崇文区派出所。

记者:“派出所要是去抓一个人的话,一般会不会都给家人留个条子?或者说这个人带到哪儿去了?为什么给他(她)带走?”

派出所官员:“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在24小时、或者多少小时之内通知这个人的所在单位和他(她)的家属。”

电话打到位于北京郊区大兴县的崇文区看守所,也被告知,只有直系亲属可以凭着身份证到看守所查询。

看守所官员也表示,一般情况下都会通知家属的,但是一些涉及国家机密案件除外:“一般情况都会通知,除非案子是涉密案子。”

看守所的这位官员说,之所以在牵扯到涉密案件时,根据法律规定,可以暂时不通知家属,是因为怕影响审理程序。

维权律师滕彪说,中国政府对什么是国家机密从来都没有一个具体的解释,而且一般民众根本是接触不到所谓国家机密的;“涉及国家机密”往往只是被用来掩人耳目而已。

*“无名”维权人士急需各界大力关注*

虽然许志永获得自由让滕彪和其他维权人士都感到很高兴,但是,包括滕彪在内的分析人士对当局将如何对待、审理那些非著名案件和个人并不感到乐观。

滕彪说,这些没有“名气”的个人、还有他(她)们的案子在没有外界充分关注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方面依法办事的可能性就更低了。他说,希望网民、媒体、以及社会各界对他们给予更多的关注和呼吁,“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媒体有更多的报导,会有帮助”。

关键词:许志永,滕彪,周莉,维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