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华裔日本人为何无人参选众议院选举?


在日本众议院选举中,日本最大少数族群华裔中无一人参加竞选,在日本历史转折关头成为“局外人”。有华裔日本人认为,少数族群打入日本政坛时机尚早,文化壁垒难以跨越。也有分析家认为,日中国民感情从中起着微妙的作用,华裔族群力量增强会引起警戒。

*日本最大的少数族群*

回顾三个星期前举行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人们仍然不禁为民主党压倒性胜利而震惊。日本民主党议席从选前的115席增至308席,即该党候选人330人当中9成以上的人当选,其中近半数是新人。日本社会上流传着计时工一夜之间成为时代宠儿、破产户也戴上了议员徽章等说法。

然而,华裔日本人无一人成为这千载难逢的幸运儿,甚至在千余名各党候选人中也找不到一个华裔少数族群的竟选者。

日本目前唯一一名华裔国会议员是台湾祖籍的参议院议员莲舫,她进入政届前是媒体新闻报导的主持人。

有数据显示,2007年注册的旅日华人达60万,首次超过旅日韩国、北韩人,越居首位。2008年这一数字增至65万,加上加入日本国籍的华裔日本人,估计总数超过80万。

*华裔从政时机尚不成熟*

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华裔日本人估计在17万到18万左右,他们是如何看待参政的?

唐亚明先生来日20余年,已加入日本国籍,现在日本一家出版社作编辑,任日本华人教授会理事,工作之余从事文学创作与翻译。

他认为,华裔日本人从政时机不成熟,尽管华裔当中不乏精英与资金,但是日本社会有一道难以逾越“玻璃墙”。他说:“哪怕有5%的希望也会有人出来尝试,连1%的希望都没有就等于绝望。”

*归国遗孤后代参政阻力大*

战后留华日本遗孤平岛弘子女士30年前回到日本,她的三个子女已经成家立业,并都了加入日本国籍。

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日恢复邦交以后,陆续返回日本的遗孤及其家属大约两万人,他们被视为不会说日语的日本特殊群体。

平岛退休以后还定期到日语学习班学习日语。谈到回国的遗孤或者后代今后参政的可能性,她也认为阻力太大。她说:“归国者出来竞选那是办不到的,有些人一听说是中国孤儿就很不高兴很烦的。”

*中日国民感情作用微妙*

日本PHP综合研究所研究中国问题的前田宏子研究员指出,从法律角度来讲,只要是日本国籍的人就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当然现实并不那么简单。她说:“日中两国的国民感情对华裔日本人参政起着微妙的作用。如果华裔大量聚居在一个地方、并参加竞选势必引起日本人的警戒。”

她认为,华裔参选首先需要做出让人信服的成绩,并且表现出热爱日本的爱国心;同时,日本由于岛国的闭塞也应该注重通过引进移民融入多种文化元素来丰富日本文化,少数族群参政需要有这样开放的文化背景,短期内不会实现。

关键词:日本,少数族群,华裔群体,参选,文化背景,中日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