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解放军力图增强对外事务影响力 - 2001-08-01


在后邓小平时代,随着强人政治的结束,中国各个阶层都在争取自己的发言权。解放军作为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也不例外,它在与军队建设有关的问题和对外事务中的影响力明显增加,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对外事务方面。

在江泽民时代,解放军具有了在外交事务中施加影响的地位。但是,这不仅是由于它自身的愿望,也是由于外部因素促成的。

以色列希伯莱大学的中国军事问题专家约菲在论述这个问题的时候谈到两个因素。第一是民族主义。前苏联解体和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涣散之后,民族主义就成为中国外交政策中最强大的一个因素。解放军和其他国家的军队一样,把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视为神圣的责任,因此更加关心对外事务。

约菲认为,促使解放军关心对外事务的第二个因素是国际形势的变化。在冷战时期,中国先是面临美国和苏联的威胁,后来面临苏联的威胁,毛泽东根据他的人民战争理念,设计了诱敌深入、在广大腹地消耗敌人力量的战略。说到底是本土防御,根本没有跨出国门作战的观念。但是,冷战的结束和美国在太平洋地区力量的缩小,使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外交活动空间扩大,他们开始在这个地区推行积极的外交政策,这就不能排除使中国卷入战争的可能。因此,解放军主动去影响那些可能使中国卷入战争和避免战争的外交决策,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指出,解放军也并不是对所有的外交问题都参与,它只参与自己关心的问题,例如中美关系和台湾问题。美国加州克莱芒研究所的中国军事问题研究员林长盛说,解放军现在经常就外交和台湾问题发表言论,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尤其是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以后,国防大学一个教研室主任的话就为这个事件定了性。

林长盛说:“你可以看到,以前军方很少有人出面谈外交问题,谈两岸关系。这不是军人要讲话的地方。可是你看近年来,军队各种媒体不断就两岸关系和外交政策发言,影响很大。比方说1999年美国飞机炸毁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个事件的性质是谁定的,是国防大学的一个人,叫张召忠。他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大使馆被三、四枚炸弹炸中,这绝对不是无意的,是预谋的。他这么一说,最后这个案子就这样定下来了。”

林长盛表示,在对美政策方面,解放军的影响力非常大,在两岸关系方面甚至超过台办。

林长盛说:“在对美政策方面,它的影响力非常大,在两岸关系方面影响更大。军方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力一点不差于官方的台办系统,甚至比台办系统影响力还要大。”

林长盛分析说,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这些问题和军事战略有关系。另外,强人政治的结束使各个社会阶层都有了发言权。

林长盛说:“因为和解放军的军事战略相关,所以,解放军要说话。第二,以前中国的政策都是由最高领袖直接定,现在没有人能一个人说了算,政治出现多元化。现在中国最高领导人不仅掌握军队的能力比以前差,掌握各项政策的能力也比以前差。所以各个阶层对于和自己利益有关的问题都有参政权。军队作为一个主要利益集团也有更大的发言权,而最高领导人也不得不听。”

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新则认为,所谓军队对外交事务的关注和独立发言权是外界造出来的。

高新说:“军队关心对外事务方面,我和外界的主流评论一直有不同的看法。所谓军队对中共外交事务的关注和独立发言,是外界造出来的,是凭借几个主要领导人的言论造出来的。这些领导人除了张万年、迟浩田,还包括主管军事情报和外交的副总参谋长熊光楷这样的人。有些话他们确实亲口说过,有些话是外界假他们之口造出来的。”

高新说,他认识的一位美国记者在中国采访熊光楷和张万年,他们说出的一些话同江泽民的一些话有明显的区别。高新认为,这种区别只是中共内部的分工,有些人唱红脸,有些人唱白脸,而并不能说明军队在外交事务中有不同的声音。

高新说:“我更倾向于认为这种区别是内部的发言分配,故意让有些人唱红脸,有些人唱白脸,而不是说他们背离了江泽民的外交路线。这些人都是喊着江泽民‘党指挥枪’的口号走到今天的地位,他们只要不想策动军队谋反,就没有必要在公开场合故意和江泽民唱反调。”

高新说,中国这样做是为了给美国施加压力。美国迈阿密大学教授、中国军事问题专家金德芳说,军方影响外交的问题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JUNE DRYER:"I HAVE CERTAINLY HEARD OF THIS..."

金德芳说:“我确实听到过这种说法。但是到目前为止消息来源只是香港的媒体。而香港媒体有时候可靠,有时候却是错误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