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贫富不均已显露台面 - 2001-08-30


据中国经济日报八月三十号的一篇报道说,中国居民收入在行业,城乡,地区之间差距正在不断的扩大,中国居民个人收入的基尼系数从 1996 年的 0.424 增加到 2000 年的 0.458。根据国际标准,基尼系数在 0.4 以上表示不平均,从以上的数据显示,中国已经进入了绝对不平均的区间。而且呈逐渐扩大的趋势。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李稻葵指出这个数据的争议性很大。李稻葵说:比方说上海收入高,上海物价也高,应该让实际购买力来衡量,贵州的收入低,但是物价也便宜。尤其是住房。一定按购买力平价来算。不能光看收入差别,要看购买力差别。这才能真正的反映收入分配不均的好指标。

李稻葵认为这个问题不应该过早的或过多的来关心。因为中国经济本来是一个非常均匀的,收入人为的减少了收入差别一个均匀的社会。可是他说改革开放二十年以来,对一些经济贡献很大的人,比方说创业者,企业家,收入的回报逐渐的反映了市场价值。他说:如果不给这部份人很高的收入,他们没有动力 去创新的话,那么低收入的人也不能在经济发展中得到好处。不应该只看到收入拉大的问题,还要看到所有的人群,大部份人的收入都在上升。

* 经济起飞呈现收入差距扩大现象 *

他表示只要保证所有的人他的收入都在上升的话,尽管幅度不一样。整个社会不会出大问题的。而且他指出根据经济学家几十年的研究结果的共同规律在经济起飞的过程中,收入的差别在扩大。而当经济比较稳定之后,收入差别就会缩小。收入差距的拉大是一个短期的现象,不光是短期的现象,实际上是一个受欢迎的现象。

李教授认为中国政府目前应该最重视的就是中国都市和广大乡村地区居民收入持续拉大的问题。据中国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自 1997 年以来,中国农民收入增长幅度连年下划,由 1996 年的 9% 持续下降到 2000 年的 1.9% ,而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幅度一直保持在 7% 左右。 2000 年中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仅仅相当于城镇居民纯收入的 35.7%。香港科技大学的李稻葵表示乡村差别可能是收入差别最大的组成部份。就是农民的收入远远低于城里的收入,而且农民收入提高的速度,还低于城里居民平均收入增长速度,要说谈到收入分配不公,或是令人担忧的问题,这可能是令人最担忧的问题。而中国加入WTO 之后这个问题还会加剧。

* 经济发展有助提高各阶层收入 *

究竟要如何面对和解决这个问题呢?李教授说中国可以采取一部份的公共政策来帮助农民提高收入。一方面帮助一部份农民脱离农业,帮助他们在附近的城镇里找到新的工作。变成城市居民。这个路是非走不可的。城市化的过程就是一个本身发展的过程。其次,李教授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在农业科技的研究和推广上下功夫,把农民低产值,靠土地面积吃饭的产业转换为靠中高科技,附加值提高的农业。换成养比较珍贵的水产,适合中国人饮食结构的,附加值就提高了。这个东西美国人就不能和你竞争了。水产必须离消费点比较近。如此就发挥了农村的优势了。提高了农民的收入了。

香港岭南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范承泽同意李稻葵教授所说的谈到收入分配不公,或是令人担忧的问题,农村和城市居民收入分配不均是令人最担忧的问题。李教授说:收入分配的问题是一个很强的政治和社会含义的。对一个国家的稳定性,对人民生活,对政府政策的满意程度,都有很大的作用的。范教授指出中国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并且采取了有效的措施。好比说社会保障制度,就保证那些失去劳动力至少有一定的生活保障。范教授对中国有能力处理农村和城市居民收入差距的问题还是抱持乐观的态度。在中国的话,发展出路的话,我想还是逐步的把农村越来越多的人口变成城市人口。随着健康的城市化,农村人口会逐渐的减少。农村相对劳动力供给减少,每个人收入就会增加。我想解决中国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还是靠经济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