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学者丁学良进言中国的世贸挑战 - 2001-08-31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穆尔对中国今年十一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充满信心。而中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外经贸副部长龙永图不久前也表示两岸在今年十一月卡塔尔会议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经成为定局。在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之际,中国目前整个经济发展环境确实存在这一些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中国国家计委曾培炎八月二十九号在第九届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的报告当中指出了这些问题。他指出中国外贸出口受到国际经济形势严峻的影响而显著下降,农民增收难度较大,国内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不相适应,就业和再就业压力加大,中国广大地区连续两年干旱少雨,而今年许多地区出现了几十年最严重的旱情。而市场经济秩序混乱情况比较严重,重大安全事故频繁发生的势头未根本遏制,影响经济正常运行和社会稳定。

* 现代化不是口号 *

面临这些矛盾和问题,香港科技大学政治经济学者丁学良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得到好处之前,要走很长一段路,所面对的还是一些冲击。他说:冲击对它整个法律制度,经济制度,社会制度乃至于行政管理或政治制度来说都会造成很大挑战,产生很多新的矛盾。 丁学良指出中国加入 WTO,十一月虽然已经成为定局,但是不是所有的产业部门都是同时性的,以同样程度的对国际竞争开放,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些领域受到的冲击将会轻缓一些,但有些产业领域受到的冲击将会早得多快得多。程度要猛烈的多。丁学良从一个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分析,认为中国政府高层要想办法把中国现有的制度中间同经济和国际交往最重要的那些方面要迅速的加以改造或者现代化,国际化。如果不能把现有中国制度同经济,同国际交往最重要的方面,不作比较系统调整现代化,就会使得中国整个现在有的过去在改革开放积累起来比较好的,会迅速的丧失。

他认为解决之道是中国的高层宏观决策者一定要调整到使得中国国内不同的企业,不同的地区之间能够在平等的水平上能够进行相互竞争。如果不能使国内的企业进行平等的竞争,比较公道的竞争,就无法使中国国民经济作为一个整体同国际上其他国家竞争。他说:不能够再对企业按照所有制形式,按照产权的形式分那些是优惠,那些是不优惠,那些是歧视的。他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中国经济实体比较健康的话,它的政策法律制度一定要去帮助那些富有竞争力,富有生命力的企业,而一些富有竞争潜力 的企业恐怕还不是那些国有企业,不是在中国高层所喜欢的地区,或中国高层所喜欢的部门。这是一个很基本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调整过来很糟糕,门禁放开以后,会给外来的垮国企业竞争面前,会让人打得落花流水。

* 防止政令阻碍公平竞争 *

丁学良根据他在中国大陆实际研究和学术交流的心得作出结论说凡是在中国产业部门领域有比较多的竞争, 而这种竞争是比较公平的竞争,他看到中国和国际上的水平距离不是太大。受到的服务享受的产品,包括价格,售后服务比较容易为人所接受。举例来说,餐饮业,进步很快的一个领域,中国的零售业,也是进步很快的一个领域。中国家用电子产品领域,进步也很快。

可是丁学良指出凡是因为法律的缘故,政策的缘故,不让进行比较公平的竞争领域,中国和世界水平的差距就非常的大。提供的服务和产品就非常让人受不了。他以中国民航为例来说明。他指出中国民航领域有一定程度的竞争,因此不同的航空公司对热线和冷线,旺季和淡季线上提供的价格就有差别,有差别消费者就比较有好的选择。而中国的民航总局竟然走回头路,以行政命令禁止国内民航公司进行价格竞争。很荒唐啊,这么大一个国家,有那么多的航空公司,如果不竞争的话,如何把那些效益很差的航空公司给解决掉 。效益很好的航空公司可以重新组合。重新调整提高效益呢?

* 调整制度和国际挂钩 *

他指出在一些旅游热点的飞机场把所有航班都集中在晚上十一点,凌晨一点运送旅客。同国际上设定航班,考虑旅客需求而把航班拉开做法大为不同。机场乱的一塌糊涂,而且造成航空安全的问题。旅客怨声载道,机场里乱七八糟。这是很糟糕的事。因为航空业,旅游业是非常巨大的产业。你在这个领域里不按市场规律办事,你只会害自己,你害谁啊?

因此丁学良认为,中国面对加入 WTO 之后的挑战必须在制度方面找原因把关系理顺。从经济活动和对外交往有关系的领域里,进行比较系统的改造,比较系统的现代化。使中国的制度国际化是最根本的作法。尤其是在人事制度上使得 所有的中国公民,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活或居住的公民能够平等的相互竞争,和外来人竞争。你不能有这样的一个制度,在不该保护本国居民的方面对他们进行保护,而不该对他们进行限制的地方,进行限制。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使中国在教育,科学研究技术方面拉短和国际间的距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