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遇难失踪者亲友痛苦等待 - 2001-09-14


营救人员继续在瓦砺堆中搜寻在星期二使世贸中心大厦被夷为平地的恐怖主义袭击中的数以千计死伤者,纽约市处于悲痛之中。迄今为止,只有极少的遇难者被发现和确认。覆盖曼哈顿一个整个街区的国民警卫队训练场被改用做一个临时寻人中心,人们在这里希望看到他们亲友的名字是否出现在官方公布的死亡、受伤或者获救的人员名单上。拉赫曼和其他几千人一样,在阳光下站在外面的人行道上,手持亲友的照片和有关他们的描述,希望得到消息。他说:“我找我的兄弟阿诺德・拉赫曼。他在一家承包公司工作。从星期二以来我就一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拉赫曼说,他非常难过,在极为痛苦地等候和期待。他在名单上查看了一些姓名,可是没有他兄弟的名字。拉赫曼说,他想告诉他兄弟,家人都爱他,希望他很快回家。

世贸中心大厦被一架劫持的飞机撞上时,萨勒曼的哥哥特默雷正在 92 层楼上。那层楼还有另外 84 名雇员。萨勒曼说:“还没听到关于整个那层楼上任何人的消息”。他说他哥哥今年 29 岁,是最好的哥哥,是地球上最好的人。和母亲一起来这里的卡罗琳希望她兄弟克雷格可能还活着。世贸中心大厦第二座大楼倒塌时,这位即将当爸爸的年轻人正在楼顶附近工作。卡罗琳说,克雷格最近刚结婚。他的第一个孩子随时都可能出生。他太太怀孕在家,袭击事件后出现生产前兆,不得不几次进医院。克雷格的母亲说,克雷格是一个非常、非常棒的孩子,很风趣、很有礼貌,也很聪明,是最好的儿子。她说她向去出事现场,亲自把那些大石块搬起来。克雷格的姐妹卡罗琳说,她想用电喇叭大声呼叫他的名字,让他兄弟他就知道自己并不是孤立无援,人们在这里为他祈祷,为抢救他而奋战。

从丽莎手中的理查德微笑的黑白照片很容易看到她和她兄弟长得非常像。丽莎担心理查德可能进入那座着火的大楼去抢救人。丽莎说:“他非常乐于助人。他想做的一切就是帮助他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是第一个去帮助人的。他在红十字会做志愿工作。他还在一个消防队当志愿人员,同时还是童子军的领队。他今年 18 岁”。丽莎说,不管她兄弟是死是活,她都要找到他。阿德里安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代表他的朋友克里斯托弗和司考特的家人查询这两个人的消息。他说他在这里感到更难受,因为他看到这里每个人都十分痛苦,大家同病相怜。

这是所有美国人注定要共同承受的负担和特殊感受,也许在今后许多年都将继续如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