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分析中国助美打击恐怖主义立场(1) - 2001-09-20


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星期二分别与英国、法国和俄罗斯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交谈,表示中国坚决主张打击恐怖主义活动,但是他强调应该重视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江泽民还表示,美国的军事打击应该是有限度的,一定要有确凿证据,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谨慎行事,而且还必须目标明确,不要伤害无辜百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星期二也表示,对美国遭受的恐怖主义袭击所采取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应当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朱邦造还说,中国有理由要求美国�支持和理解�中国反对新疆、西藏和台湾分离势力的斗争。

美国亚太政策中心的主任卜道格认为,江泽民列出中国与美国合作的标准有国内政治的考虑。

Douglas Paal:"Now the fact that the statement was made suggest there is probably some..."

卜道格说:�做这样的一个声明,这个事实本身表明,中国国内可能对中国究竟与美国进行什么样的合作而且以什么代价来进行合作的问题上出现了争论。�

卜道格还认为,中国提出的这些合作的标准,也考虑到了中国与穆斯林国家之间的关系。

Douglas Paal:"I think one of the reasons that Jiang Zemin has so..."

卜道格说:�江泽民公开提出中国与美国合作标准的原因之一,是向其他国家表明,中国这样做并不只是想从美国那里捞取好处,而是有自己的原则立场,而且是在反对犯罪,主张正义,而不是在进行反穆斯林的活动。�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裴敏欣博士认为,中国做出这样的反应,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裴敏欣说:�第一呢,目前看来,形势还不是很明朗。就是第一美国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把本拉登和阿富汗与这次大规模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联系在一起。第二,就是阿富汗自己的态度也并不明朗,这就形成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这对美国到底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构成了许多未知数,有许多未知数。这样如果中国事先把自己的立场讲得很清楚,那么恐怕以后的回旋余地就少很多。所以现在中国还是基本上是观望态度。�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政治学教授包瑞嘉和亚太政策中心的主任卜道格都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反应是在做政治上的正确事情(politically correct)。卜道格还认为,中国在美国进行军事打击行动上提出的那些具体要求是也合理的,而且也在美国的预料之中。

Douglas Paal:"I think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 US has every intention to being..."

卜道格说:�我认为,从一开始,美国就一直希望找到有关本拉登所犯罪行和恐怖主义活动的细节。美国目前正在搜寻那些与恐怖袭击事件有关的嫌疑犯,而透露太多的信息,可能会防碍他们抓获这些人的努力。第二,美国也有意在联合国讨论这个问题,寻求支持。事实上,联合国已经通过了一个决议,给予了美国广泛的支持。第三,中国提出的要明确打击目标,这并没有超出美国的预料。�

但是裴敏欣则认为:�如果我做美国人来判断中国的立场,我认为,它不是真正的朋友,但是它还是可以争取,并不想把中国在反恐怖主义这个问题上推向美国的反面。�

卜道格认为,中国在表示合作的同时,也对中国可能进行的合作进行了限制。

Douglas Paal:"China has been rhetorically cooperative and..."

卜道格说:�中国在口头上一直是合作的。我想,中国可能担心,如果太不合作的话,在国际舆论上会使自己受损。但是与此同时,中国也要对它觉得不得不合作的问题做出限制。�

卜道格还表示,中国内部对美国的情报部门存在不满的情绪。从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到93年的银河号事件,美国中央情报局都卷入了一系列令人尴尬的事件,因此有人想限制两国情报部门之间的交往。

对于中国提出的要求美国�支持和理解�中国反对新疆、西藏和台湾分离势力的斗争,裴敏欣认为,在打击新疆穆斯林分裂主义运动方面,中国可能会获得美国的支持或是默许,但是在西藏和台湾问题上,得到美国的支持则不太可能。

在这个问题上,原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李侃如认为,双方必须进行认真的讨论,而且需要把对方的需求考虑进来。

Ken Lieberthal:"I think both sides have to sit down and have a..."

李侃如说:�我认为,双方需要坐下来,就每一方的想法、双方需要进行什么样的合作,每一方从这个合作中需要得到什么等进行详细的讨论,然后做出具体的决定。我想,双方不可避免的将本着这样的合作精神,这就是每一方都应该对对方的需求和优先考虑的问题加以考虑。但是与此同时,如果每一方把恐怖主义之外的问题带进来,而且把这些问题与反恐怖主义联系起来,我想问题不会得到解决。�

李侃如还表示,他希望中美双方在反恐怖主义问题上进行的合作会成为有助于改善两国关系,而且会对双边关系的其他方面带来连带影响的合作基础。

至于中国在反恐怖主义方面可以给美国提供的帮助,包瑞嘉教授和裴敏欣都认为,情报收集是最主要的方面。亚太政策中心的主任卜道格还提到了中国在其他方面可能提供的帮助。

Douglas Paal:" One of those is providing intelligence on the activities of terrorists..."

卜道格说:�美国也希望中国提供有关可能用于恐怖主义活动的资金流动情况。同时,美国方面还希望中国通过新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要求这些中亚国家不让本拉登从阿富汗的边界逃跑到这些国家。而且美国在最终可能也需要得到中国或其他中亚国家在后勤上的支持。

在克林顿政府担任总统亚洲问题特别助理的李侃如教授没有具体说明中国可以提供的帮助,他说,中国外长唐家璇正在与美国政府领导人就中美两国如何合作、共同对付恐怖主义的威胁进行详细的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