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亚洲地区爱滋病猖狂蔓延 - 2001-10-26


联合国爱滋病防治署警告说除非亚洲地区国家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否则亚洲地区感染爱滋病病毒的人数将很快超过非洲。这一告诫其实不是没有根据的。数字显示,目前,爱滋病带菌人口比例最高的就是柬普寨,泰国和缅甸。这三个国家的患爱滋病人数为146万。近年来,在亚洲地区,除了泰国和柬埔寨政府在减少爱滋病蔓延方面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就,而其他国家的爱滋病问题却变得越来越严重。例如,在四年内,中国娼妓的爱滋病感染率已经从接近零上升到90%。在尼泊尔,几乎一半的作静脉注射的有毒瘾的"瘾君子"都感染了爱滋病病毒。在印尼,1998到2000年期内,捐血者的爱滋病感染率上升了十倍,娼妓爱滋病感染率从6%上升到26%。爱滋病首次在该国泛滥。越南的爱滋病疫情也呈急剧上升的趋势。据透露目前的患者人士已经达到30万。

联合国爱滋病防治 负责人皮奥特�信息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在亚太地区,人们没有理由放松下来。因为这一地区的HIV感染率都在呈上升趋势。�他说由于文化和宗教上的差异,一些亚洲国家采用封闭的办法来对付爱滋病的蔓延,例如,将同性恋非法化,拒绝向青年人进行性教育,拒不向毒品使用者提供清洁的针管儿,给卫生工作者带来不少的阻碍等等。同时,社会,政府的冷眼也使不少HIV爱滋病患者感到受到歧视。

*隐瞒真相问题将更严重*

一位叫杰夫的45岁马来西亚男子在其泰国妻子于1995年死于爱滋病之后,他和他的三个孩子处处遭到人们的排斥,甚至在孩子报名上学时,学校要求看死亡证书。

NATASHA是一位新加坡的年轻人。她在18岁那年就被诊断出感染上HIV爱滋病病毒。她说在一个华人为主导的社会中,她最担心的就是家人的不接受。她说:�我们这群人最大的烦恼怕我们的家人不接受我们。我的朋友很多都是30多岁的,父母都年老了。也不想给他们太大的烦恼和负担。所以可能无法和家人说。�NATASHA还批评政府对爱滋病患者有偏见,比方说政府不给予爱滋病患者任何医药费上的补贴,其理由是担心这会鼓励不当行为的发生。她说:�我们新加坡的部长说他们觉得提供这种医疗上的津贴会鼓励我们新加坡人参与不当性行为。这种话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这就是说政府对人权这方面都没有任何的保护,也没有什么样的待遇。�

*防治爱滋病为全球当务之急*

除了爱滋病患者的人权之外,如何获得廉价的治疗HIV的药物也是亚太地区的一个当务之急。尽管52个发展中国家签署了一个联合公报,呼吁富裕国家允许贫穷国度大量生产廉价抵抗爱滋病的药品,但是由于目前美国,瑞士以及澳大利亚政府的反对,这个提案将交给下个月的世贸组织会议讨论。随着世界逐渐走向一体化,人口流动频繁。跨国界的爱滋病传播也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菲律宾卫生部门统计,菲律宾爱滋病患者27%是到外国打工的劳工。这种通过不安全性接触从海外获得爱滋病的现象正在不断的严重化。

面对爱滋病发出的挑战,亚洲一些跨国机构开始行动了起来。在计划于下个月召开的东南亚联盟高峰会议上,如何抵御人类的共同敌人-爱滋病将成为一个重要话题。联合国爱滋病防治署负责人皮奥特对此表示了赞扬。他说:�东盟已经成为世界抵抗爱滋病行动的好榜样。它充分展现出一个跨国界的组织积极携手合作,与爱滋病抗衡。我希望这个机构能够进一步推动这一地区的政治实体更加致力于防治HIV爱滋病的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