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佛州一大学举办恐怖问题讨论会 - 2001-11-03


自从九月十一号纽约和华盛顿发生恐怖袭击以来,很多人都在思考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组织的动机与理念。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有两位专长于伊斯兰和中东问题研究的大学教授最近主办了一次会议,讨论这个问题。这两位教授各自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观点,令许多在场的听众膛目吃惊不已。

几个星期以来,美国的新闻媒体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制作各种新闻分析节目,分析本拉登这个人。似乎人们对这个话题仍然不感到厌烦,至少在佛罗里达州的大西洋大学是这样的。这所大学最近举行一场讨论会,从中东的观点出发探讨这个问题。这次会议吸引了不少人,其中有学生,也有老年人。

演讲人之一是经济学教授沙伊甘尼克。他曾经经历了七十年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派在他的家乡伊朗的崛起。他警告人们不要认为激进的穆斯林不值一提,不要把他们看作是没有理性的人,也不要对他们发出的信息充耳不闻。沙伊甘尼克说:“ 他们是疯了吗?他们是疯子吗?他们是被洗脑的狂热分子吗?他们是否忠于某种事业,坚持某种观点? 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了解的。” 沙伊甘尼克教授说:恐怖主义的根源是,长期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大众为保存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一直在进行斗争。沙伊甘尼克说:“军事统治,政治统治。我们还看到了文化的霸权压垮其他的文化。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本质:扩张和创造新市场。伊斯兰社会目前是在反抗这种压力。塔利班和恐怖主义成为一种血腥的传播手段。但是,当跟全球霸权作战的合法途径被封闭的时候,那么,他们就会采取非法的手段了。但是,即使是不合法的手段也代表了一种信息,反映出他们的怨恨。” 沙伊甘尼克教授把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所采取的行动在本质上看作是反应性的,而不是先发制人的。

他的同事瓦利德 法里斯教授,却表示了截然不同得观点。出生于黎巴嫩的法里斯教授,在大西洋大学教授中东问题研究课程。他说:他看不到有什么证据证明,恐怖主义的目标是排斥西方的控制和资本主义。法里斯教授说:“假如只是关于经济方面的挫折,那么,那些要求社会经济平等的人可能会是在反对资本主义奋斗中的那些劳工和低阶层人群进取的改革主义分子代表。首先,他们的主要敌人是本国的政权:譬如,沙特阿拉伯王室家族,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和其他的人。在恐怖攻击美国之前我们应该已经先看到了更多当地的动乱事件。” 法里斯教授说:伊斯兰世界的反美情绪是广泛而且令人不安的。但是,他又说:本拉登和阿富汗的塔利班统治者操那些情感有另外的目的。那就是:把他们那种形式的激进的伊斯兰思想尽可能散播到更远、更广泛的地方。法里斯教授说:“假如你是一个受到本国政权压迫的沙特阿拉伯人,或是约旦人,或是埃及人,你有充分的权利检讨美国的外交政策然后说,‘你们支持那些政权就是在伤害我’那么,打破这种局面的力量在哪里呢?那就是恐怖主义。他们要建立一个跟美国一样强大的意识形态的运动,然后高呼:‘我的运动就是让你得到自由。’”

这场讨论会里表达的看法,并不完全受获得听众的认同。尤其是沙伊甘尼克的西方统治论点,让许多听众感到困惑不解。其中包括一名政治学系的学生米勒。米勒说:“我不能相信他的话,因为基本上他是在说,美国本身要对世界贸易中心所发生的事情负某些责任。我根本不同意这种看法。”

的确是如此,在美国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压倒多数的美国人相信,恐怖主义根本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不管其中可能存在有任何政治上的怨恨和不满。

布什政府强调,九月十一号纽约和华盛顿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不会改变美国一贯的政策,例如,美国对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约旦和埃及的支持。因为如果这样做,就等于是鼓励更多的恐怖主义活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