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养老制度的危机与挑战 (三) - 2001-11-07


中国政府过去在养老方面一直是对少数人大包大揽,对多数人不闻不问。事到如今,中国政府对于那些原本老有所养的少数人也想当作包袱甩掉。那么,政府在养老方面到底应不应该承担责任和应该承担多少责任呢?

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夺取政权后,就按照所谓的社会主义理论为人们设计了一套铁饭碗,要做到人人有活干,家家有饭吃,这当然包括老有所养。然而后来的实践却证明,这样做的结果是有活没人干,有碗没有饭。政府感到要对人民从生到死全包,实在是不堪重负。面对严酷的现实,中国政府不得不开始进行经济改革。华盛顿智囊团卡托研究所社会安全私有化项目主任麦克-谭纳指出,中国的经济改革打破了人们的铁饭碗,同时也使养老制度陷入危机。

Michael Tanner :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undergoing a significant economic ...

谭纳说:“中国政府正在进行一场重大的经济结构重组,正在向市场经济迈进。这场经济结构重组的部份任务就是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因为国有企业效率低下,难以跟上世界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中国必须更加健全市场体系。这样一来,铁饭碗没有了,那种一参加工作就终生有依靠的想法成了泡影。随着旧的养老体系宣告破产,中国必须为老年人设立一套新的养老制度。”

* 谁来承担养老责任 *

观察人士指出,跟世界许多国家相比,中国政府的养老负担其实并不重,因为中国百分之80的人口从来没有享受过政府的养老保障。百分之20的人所得到的养老福利也只不过解决个温饱问题。可是由于经营不善,财政短缺,中国政府开始想办法把百分之20的人的养老负担也逐步减轻甚至推卸掉。

夏威夷大学教授周晓说:“政府连城市的这些人都不能帮助他们渡过晚年,因为没有钱。政府的预算亏空太多,改革以来,政府的经济实力已经削弱了,所以就想利用市场来帮助政府丢掉这个包袱。”

但是,政府如果把养老的责任完全推卸掉似乎也并不现实,因为市场的起伏动荡根本不可能使人们安渡晚年。哈佛大学教授丹尼尔-霍尔珀林认为,中国政府不但不应该把少数城市人口的养老负担甩掉,而且应该进一步为全体人民提供基本的养老保障。

Daniel Halperin : “What I would say it's important to have a basic government sponsored ...

霍尔珀林说:“我要说,重要的是,政府必须有一套基本的退休体系,为所有人提供最低的退休收入。除此之外,人们如果希望在退休后生活得更好一些,则可以依靠私人公司的退休计划。”

霍尔珀林指出,财政短缺,预算亏空并不能当作政府推卸养老责任的借口。政府如果能够合理安排和使用资金,养老问题应该不难解决。人们应该认识到,老有所养对于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 探讨国家政府的职责 *

Daniel Halperin : “I think there is a role of government, one role for government ...

霍尔珀林说:“政府必须发挥作用。政府的作用之一就是要使人们老有所养,在退休之后仍然有基本的养老保障,而这种养老保障不会受到投资市场起伏和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为人民提供养老保障是政府最基本的功能之一。”

流亡境外的中国工人运动领袖韩东方同意哈佛大学教授霍尔珀林的主张。韩东方指出,私人公司有可能破产倒闭,投资市场更是起伏动荡,在养老方面,只有政府才最为可靠。养老的责任应该是在国家政府身上。因为养老制度在很多时候要冒着很多不同的风险,包括天灾人祸,家庭变故,随时可能使人老无所养。我们为什么要政府呢?我们为什么要国家呢?就是因为国家可以起到终极的保障作用,在这里就是要使公民老有所养。只有这样才可以使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在工作的时候,有一种信心,才不会一天到晚为自己的养老问题忧心忡忡。所以,国家一定要承担这部份责任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