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阿富汗北联军阀林立 - 2001-11-19


在横扫阿富汗北部和喀布尔之后节节获胜的北方联盟是一个由地区组织构成的联合体,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领导人。这些组织并没有长期信任与合作的历史,有时候他们还是死敌。 北方联盟最近取得的一系列军事胜利是从这个反塔利班武装向马扎里沙里夫推进开始的。杜斯塔姆将军和他的战士攻占了阿富汗北部的这个战略重镇。

罗得岛州普罗维登斯学院的政治学教授阿哈迪说,杜斯塔姆将军并不是一直在北方联盟阵营里的。

AHADY: He is an Uzbek. He used to have on...

阿哈迪 说:“杜斯塔姆是乌孜别克人。他过去有一个叫做民族运动的组织。杜斯塔姆以前曾经属于共产党政权,他是那个共产党政权中最残忍的官员之一。然而,在纳吉布拉政权快要倒台时,杜斯塔姆成立了自己的组织。他在北方联盟的组建中起了推动作用。”

其他报导在一个方面是和阿哈迪教授的看法一致的,也就是说,杜斯塔姆将军在共产党统治者纳吉布拉手下任职时是个残忍的官员。那些报导说,杜斯塔姆将军过去的名声是背信弃义和极端暴力。可是这些报导说,当杜斯塔姆掌管马扎里沙里夫时,他使他的部下没有发生乱七八糟的内部争斗,而这种现象在其他地方则是常见的。阿哈迪教授指出,在塔利班 1998 年占领了马扎里沙里夫之后,杜斯塔姆将军出逃。他后来一直流亡在国外,直到几个月前才返回阿富汗。

* 共同敌人塔利班倒台后等待团结 *

人们知道杜斯塔姆将军和北方联盟中的军事指挥官马苏德有分歧,马苏德在 9月初被暗杀。阿哈迪教授说,他俩不久前消除了分歧,这就是促使杜斯塔姆将军从流亡中返回的原因,因为他们要实施新的反塔利班方案。忠于马苏德将军的武装是最近几天向喀布尔推进的先头部队。他们的军事行动是受法希姆将军的指挥,法希姆是马苏德将军的副手,他被称为是个好军人,但缺乏领袖魅力。阿哈迪教授说,甚至就在马苏德的部队内部也存在着分歧。不过他说,在向阿富汗首都的推进中,他们似乎进行了合作。

另一位北方联盟领导人伊斯梅尔・汗是阿富汗西部赫拉特省的前省长。1995年,他被塔利班赶出赫拉特,逃到伊朗,但后来又返回阿富汗并且被俘获。伊斯梅尔・汗去年从监狱中逃走,这个星期赫拉特被北方联盟重新占领被归功于他的部队。阿哈迪教授说,伊斯梅尔・汗和马苏德将军是一对宿敌。

AHADY:There were strong differences between...

阿哈迪教授说:“伊斯梅尔・汗和马苏德之间有很大的分歧。伊斯梅尔・汗 1995 年丢掉了赫拉特,后来他把失去赫拉特的责任推到马苏德身上。因此,他俩也有某种敌意。北方联盟如此分裂,我想他们恐怕不会真的团结在一起的。” 阿哈迪说,把北方联盟中各个组织团结起来的唯一因素是他们一致反对塔利班。他对一旦塔利班被击败他们的团结还能保持多久感到怀疑。

* 派系争夺外国势力介入助长分裂 *

AHADY:These were ethnic minorities and they...

阿哈迪教授说:“这些人都是少数民族,他们当年认为共产党政权是由过多的普什图人控制的。因此他们就成立了一个反对纳吉布拉的共产党政权的联盟。所以当时的团结因素是对纳吉布拉共产党政权的反对,虽然杜斯塔姆本人过去曾经是共产党人并且是那个政权的一个官员。否则,他们就没有任何建立联盟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北方联盟在 1992 年成立后三个月之内就解体并且开始打内战的原因。只是在过去几个月,北方联盟才开始重新联合起来。” 阿哈迪说,如果阿富汗再度分裂成军阀割据、争夺地盘的局面那将是很不幸的事情。

三本有关阿富汗的书籍的作者伊斯比并没有持这种悲观的看法。伊斯比是在华盛顿的防卫问题顾问。他说,军阀割据对阿富汗来说未必就是很坏的事情。因为在前苏联或塔利班的控制下,一个实行严格控制的中央政府并不奏效。

ISBY: Now, with strong regional leaders, people...

伊斯比说:“现在随着强有力的地区领导人,也就是批评他们的人所称的军阀的崛起,钟摆很可能会朝另一个方向、即地方分权的方向摆动。民族团结仍将存在,因为没有人希望分裂阿富汗。这和巴尔干不同...尽管有持续了多年的战争,但是阿富汗人仍然保持着很强的共同特徵,他们既是穆斯林又是阿富汗人。” 不过,伊斯比也承认,北方联盟的各个派系的统一战线是脆弱的,存在着分裂的危险。他说,美国应当在防止外部势力试图利用目前的局势达到各自目的方面发挥作用。例如,他指出,杜斯塔姆将军拥有乌孜别克斯坦的支持,而伊斯梅尔・汗则受到伊朗的支持。土耳其和巴基斯坦也支持不同的派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