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欧洲恐怖组织运作成迷 - 2001-11-21


在过去一年里,调查人员找到了伊斯兰恐怖分子至少三次打算在欧洲发动袭击的证据。调查人员有一次找到证据是在今年七月。当时,一个叫贝格哈尔的法国裔阿尔及利亚人在从巴基斯坦前往法国的途中,迪拜因携带假护照被逮捕。他对调查人员说,他得到本拉登在阿富汗的一个高级助手的指示,组建一个准备袭击美国驻巴黎大使馆的网络。贝格哈尔被引渡到法国以后撤回了他的大部分证词,但是他承认,他曾在阿富汗一个属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的营地里接受过训练。

*对巴黎袭击似与对美袭击无关*

虽然一些调查人员相信对巴黎的袭击原本是计划与对美国的袭击同时进行的,但是其他一些调查人员认为,对巴黎的袭击是准备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进行的。法国的执法官员说,其他参与准备袭击的还有一个被关押在巴黎的名叫达乌迪的阿尔及利亚人、以及来自突尼斯的穷困潦倒的前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特拉贝尔西,他在九月十三号被比利时警察逮捕。法国和比利时当局说,这两个人和贝格哈尔参加过同一个阿富汗营地的训练。

法国、比利时和德国官员说,似乎没有证据把袭击巴黎的策划者和袭击美国的恐怖分子联系起来。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反恐怖专家史蒂文森持有这种看法。史蒂文森说,“袭击美国驻巴黎大使馆的阴谋和九月十一号的恐怖袭击看来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联系,至少没有直接的联系。”

*基层组织结构松散*

法国一位执法官员说,恐怖网络结构松散,只组织成基层组织或小组。伦敦“控制危险集团”的安全分析家邓恩说,恐怖网络基层组织之间关系松散。邓恩说,“这些基层小组名称不同,基地不同,但是他们之间有时有一些非正式的联系。”

许多证据表明,2000年十二月被捣毁的基地恐怖组织在法兰克福的一个基层组织与今年四月被瓦解的另一个在米兰的基层组织有关系。西班牙调查人员说,法兰克福和米兰的基层小组与西班牙的伊斯兰激进分子有联系。

西班牙警察的一位高级官员说,他相信这个伊斯兰恐怖网络是由一批人数很少的、可信赖的信使联络在一起的,这些信使负责在基层组织之间和基层组织与本拉登之间的联络。西蒙曾经任职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现在就职于国际战略研究所,他是研究基地恐怖组织的专家。

*与基地领导人关系密切*

西蒙说,基层组织之间的关系可能比较松散,但是基层组织与阿富汗的基地组织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可不松散。

西蒙说,“我认为基层组织不是独立行动。他们互相之间独立,但是他们与坎大哈或者基地组织领导人之间却不完全独立。有些人义务帮助本拉登,他把这些人融合在他的网络里,还有一些人是他或者他的网络召募来的。”

*网络来源庞杂*

西蒙说,基地组织里有几种网络,有些是由阿富汗战争的老兵组成的,有些是以二十五岁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为中心的,这些人一般是阿拉伯族裔,多数出生在西方国家。西蒙和其他专家说,这些年轻人受到两支激进伊斯兰分支的影响,一个是源于“埃及伊斯兰圣战”的“诅咒与流放”组织,另一个是源于几年来与阿尔及利亚政府作战的“武装伊斯兰组织”的所谓“布道与战斗”组织。

法国情报官员说,尽管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基层组织和网络也许来源不同,但是,他们似乎都把本拉登看作崇高领袖,都响应他与西方展开圣战的号召。分析家史蒂文森说,基地组织把象阿尔及利亚“武装伊斯兰组织”里这些有经验的恐怖分子结合进来只能使这个组织更具有致命的威胁。史蒂文森说,“基地组织并不是一个只依靠自己的恐怖能力发展壮大的组织,实际上,这个组织吸收了相当多的外来经验。”

就在欧洲调查人员试图揭开这类新型恐怖组织运作之迷的时候,他们说,他们也痛苦地知道,他们正在与防止进一步恐怖袭击的时间赛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