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美关系回顾与展望 - 2001-12-28


2001年是美中关系动荡起伏的一年。居住在华盛顿地区的时事评论员、华府中国论坛社社长陈有为就2001 年的美中关系撰写了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只代表陈有为的个人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公元2001年即将告别世界,进入历史。回顾这一年来,中美关系起伏不定,一度濒临对抗边缘,而后逐渐转危为安,经历了一条艰难曲折的道路。布什上台后,调整对华政策,以�战略竞争�取代�战略夥伴关系�;在台湾问题上改�战略模糊�为�战略清晰�,声明协防台湾,决定售台先进武器;同时中止中美军事交流;大力推行导弹防御计划;试探构筑亚太安全体系;中美两国关系一再紧绷。

钱其琛三月访美与布什政府沟通不久,南海撞机事件一声惊雷,使中美关系极度震荡,再次陷入危机。如果当时事态发展再往前跨出一步,或者中方击落美机,扣留人质,或者美国以海空兵力威逼北京,势必酿成一场危及亚太地区和平的空前灾祸。幸而双方采取明智立场,相互忍让,在�道歉�问题上找到圆通办法,避免了这场一触即发的灾难。

后来,布什要求国会延常对华�正常贸易关系�,美国同意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中美达成中国加入WTO协议, 双方之间的气氛逐渐趋于平和。七月,江泽民拜托普金转告布什,北京希望忘却撞机事件,欢迎布什访华,鲍威尔访问北京会见中国领导人。911美国遭到恐怖袭击以后,布什仍然出席APEC上海会议与江会晤。 反恐合作的需要,使中美关系的紧张状态得到进一步缓解。

但不能说中美关系就此而根本改观,因为反恐合作并不构成像当年中美联手对抗苏联威胁那样,足以压倒一切、支配整个中美关系的决定性因素。中国没有象其他大国那样,在不同程度上提供军事上的实质性合作,中国在反恐合作中不占主要地位。而且,中美两国之间的各种原有矛盾与分歧,并没有因为反恐合作而消失。

中美两国关系包含着战略、经济与人权三个因素。这种关系又受到各自国内政治以及各种利益集团的牵制。由于各种因素相互作用,以及矛盾与利益相互交织,有时强调利益为重,有时又矛盾突出,所以起伏不定,时好时坏就成为中美关系的特点。

展望新的一年,虽然未来发展难以断言,但大体可以看出一些轨迹。首先,在中国参加WTO之后,中美两国经济交流将有进一步发展。美国的资金、技术和商品,将大量涌入世界上最有发展潜力的中国市场,同时中国也将利用WTO提供的机制,以价廉物美的商品扩大对美出口。中美各有优势,高新科技与劳动密集型产品分工互补可以相得益彰。中美经济贸易的增长,将使中美关系中的经济因素具有更加坚实基础,发挥更大作用。

在反恐方面,只要美国仍然致力于肃清宾拉登恐怖势力,巩固在阿富汗的胜利,而不开辟新的反恐战场,中美反恐合作将会继续下去,否则就难免会出现分歧。

但无论反恐合作也好,中国入世也好,布什政府以至美国国会和媒体并没有改变对中国的看法。他们不会因为确认恐怖活动是美国当前主要威胁,而改变担心中国发展强大可能影响美国未来安全的看法。由于布什政府大力推进导弹防御计划, 美国反恐战争胜利将使中亚地缘政治和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中亚国家为了自身利益可能向美国靠拢,从而使 �上海五国合作�架构受到冲击,中国对自己西部边陲周边形势的变数将会感到不安。此外,俄国有求于美,急需改善俄美关系,在反对NMD问题上保持低调,中国实力不足,难以承担军备竞赛沉重后果,缺乏制约美国手段,在大国关系中会增加不安全感。

上述这些变化,无疑将会给中美关系注入新的因素,也会引起北京对中美关系前景以及如何应因之道的新的思考。 按照过去经验,中美关系往往会因白宫易主而出现周期性变化,从初期的紧张转为后期的缓和正常,布什执政一年之后是否会使中美关系出现同样的周期性变化,那就要看今后事态发展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