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约面临二十一世纪新挑战 - 2002-01-03


北约组织的军事机制没能参与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场战争。那么除了战争,它还有其它什么职责呢?它将是一个进行政治磋商的保护性组织、还是准备进行战斗的军事联盟?在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中,美国和其他国家建立双边协议、而不是从北约寻求军事支持,这是不是代表了一个新的趋势?华盛顿将新重点放在国土安全和本国军事力量上,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将要减少在欧洲的军事力量呢?

这些都是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和欧洲各国的国防部经常提到的问题。大部分北约外交官认为,美国在1999年科索沃冲突中了解到,由北约组织发动战争不能达到自己的军事目标。北约的决定必须要在共识的基础上达成,就象一位法国外交官所说的,各国政府都要提出各种问题并希望控制攻击的目标。这一次,华盛顿决定自己向阿富汗派部队和战斗机,只接受主要是英国的个别盟国的帮助。

* 北约将扮演新角色 *

九一一恐怖主义袭击后,北约有史以来第一次行使了相互保卫条款,北约宣布恐怖分子对纽约和华盛顿的攻击是对所有盟国的攻击。但是问题仍然存在,即北约在新的威胁下如何参与。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相信,北约联盟确实能够扮演一个角色,并且应该开始加强面对新威胁的能力。

RUMSFELD: "THE REASON WE ARE ATTACKED..."

拉姆斯菲尔德说:“美国没有受到海陆空军事方面的攻击,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海陆空军事力量。因此,敌人寻找我们的弱点进行攻击,这是合情合理的。他们会寻找我们的弱点,比如我们必须依赖各种不同的通讯工具。”

拉姆斯菲尔德建议,北约应该在今年年底以前把在波斯尼亚的维和力量减少三分之一。他说,这将有利于华盛顿及其盟国准备应付恐怖主义战争中可能出现的新战线。北约秘书长罗伯逊在最近北约国防部长们的一次会议之后发表讲话,强调尽管战略形势发生变化,但是北约的存在仍然是重要的。在那次会议上,北约准备采取行动,对在欧洲以外的军事行动不再顾虑重重。

ROBERTSON: "THIS IS A CHANGED WORLD..."

罗伯逊说:“这是一个改变了的世界,非常需要政治和军事的灵活性。我们同意增加在欧洲以外部署和作战部队的比例。我们也认为,我们的观念,政策,结构,特别是防御能力,必须适应新的安全环境。”

* 北约谋求俄罗斯称为伙伴国 *

九一一事件后,北约也寻求前敌国俄罗斯的合作,希望俄罗斯作为伙伴国,而不是成员国,参与决定欧洲安全的重大问题。一些北约官员说,这样做的部份原因是奖赏俄罗斯在反恐战争中的合作。另外一些人认为,这是因为俄罗斯和北约在恐怖主义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美利坚大学布鲁塞尔中心的欧洲安全专家谢里登指出,莫斯科对华盛顿宣布退出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以及北约决定扩展到俄罗斯邻国表示出了明显的沉默。

SHERIDAN: "RUSSIA IS JUST AS AFRAID..."

谢里登说:“俄罗斯只担心它的南部边境,那里是不稳定的发源地,或是恐怖分子的根据地。在打击恐怖主义问题上,北约和俄罗斯的利益是一致的。因此俄罗斯在美国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和北约扩张问题上显得很容忍。”

北约官员表示,北约今后仍将拥有在动乱地区提供和策划军事行动的能力。北约还保证,在欧洲安全受到威胁时,美国会提供帮助。北约同时承认,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欧洲本身的国防能力和野心,有可能导致北约成为一个像联合国和欧盟那样的政治空谈组织。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将是罗伯逊今后面临的最大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