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大陆子女居港权终裁利弊分析 - 2002-01-11


香港终审法院对港人在中国大陆出生子女居港权的问题作了最后的判决。香港法律界一些人士认为,这一判决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和宪制秩序的发展产生负面的影响。但也有法律学者认为终审法院的判决已经在法律和人情、法律和政策之间取得平衡。

* 叶刘淑仪督促败诉者尽早返回 *

香港保安局长叶刘淑仪于一月十号在香港终审法院就‘吴小彤和冼海珠在港居留权’案件做出最后的判决之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此项判决已经就居留权的原则做出了明确的指引。她希望那些争取居留权败诉而滞留在香港的港人在大陆出生的子女在三月三十一号宽限期之后自动返回中国大陆。否则特区政府有决心也有能力将败诉的人遣返中国大陆。叶刘淑仪表示这项判决完全符合香港广大的利益。因为它确认了中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有关居港权条文所作的解释。

叶刘淑仪:“就是只有出生的时候,父母已经有居留权内地子女才有香港居留权。而且他们什么是有合理期望,什么是符合宽免政策都有了明确的裁决。要不然符合香港法律有居留权人数将会大大的增多,不是香港现在的社会可以负担的。这将会对香港的社会造成不安。”

* 终审判决体现香港法制健全 *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院长陈弘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从这次终审法院的判决当中看得出来,香港的法院配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香港基本法关于居居留权条文方面,逐渐可以尽量在维持香港原有的法制和应用原有的普通法原则范围之内,同时照顾到中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这个权威。

陈弘毅:“你看到这个案件其实法院主要是引用普通法原则,例如合理期望,或者怎样解释基本法有关条文都是用普通法,香港原来的法律制度有关原则的。”

陈弘毅院长认为这项判决体现了基本法一国两制的法治精神。他说这次诉讼在一年多时间里,在三级法院,对所有个案五千人不同的情况都有非常详细的考虑。每一次法院判词都有一百多页,也聘请了最有名的大律师代表这些申请入境者进行诉讼,并且由香港特区政府法律援助署提供有关的支援。

陈弘毅:“所以我觉得这次诉讼反应了香港的法治制度是健全的。我们可以保证每一个参加诉讼当事人都得到一种公平的聆讯,就是公平的审讯。他们有什么不满都可以得到公开的公平的法院的处理。”

他表示,终审法院在这次判决中一方面维持人大常委会释法后新的入境制度,而在另外一方面就希望尽量照顾其中一些申请人合理的期望。通过一种折衷的办法来解决人大释法所产生的一种不公平的偏差。因此他认为香港终审法院的判决在法律和人情,法律和政策之间取得平衡。然而有些法律界的人士却采取比较批评的态度。

* 香港终审法院头上的尚方宝剑 *

香港《信报》引述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梁家桀的话说,终审法院的判决对争取居留权的人士来说是一个总结,但是居留权整个诉讼产生了对香港宪制影响深远的问题。那就是香港特区政府一直拒绝承诺不会再向中国人大常委会寻求解释基本法。让终审法院头上还有一把尚方宝剑。因此《信报》在社论中指出,如果再次发生人大释法事件,香港的法治基础将破坏殆尽,表明香港背离普通法法治系统,纳入中国严酷的法制系统。

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张达明认为在整个居留权的诉讼中,中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产生一种不好的现像,也就是给终审法院加了一个很大的框框。

张达明:“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太好的现像。但是这是现实。没法子你也要接受。终审法院权力是有限的。因为它受人大释法的框框围住。你不能超越这个框框。你最多可以做的就是在这个框框以下取得一个比较好一点的平衡。”

* 败诉者难逃被遣返命运 *

张达明教授认为中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有关居留权条文带来很多的紊乱和不公平现像。香港终审法院要无可奈何接受这个事实,而不能够完全的解决不公平的现像。目前败诉者计划通过代表律师去信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要求他能够关注这次事件并且能够促请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通过行政酌情权给予这些争取居留权的人士留港居住。可是张达明教授认为除非奇迹出现,这些人将难逃被遣返中国大陆的命运。

张达明:“香港政府不大可能行使酌情权,给他们留下,行政部门当初特别在人大释法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在当时制定一些比较宽松的政策给予所有申请的人酌情留下。而当初他们所制定政策就是不采取比较同情宽松的角度去制定政策。”

因此,在目前情况下,这些败诉的人很难指望通过特区政府行政当局的酌情权来让他们留在香港而必须要自愿返回或者被强迫遣返回中国大陆。中国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也发表声明说,凡是在三月三十一号宽限期之后自愿返回中国的那些涉及居留权诉讼的在香港滞留人员,中国大陆有关部门不会对他们逾期或非法滞留香港行为进行追究,他们今后前往香港探亲、旅游也不会受到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