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缅甸华人史概述 ( 2 ) - 2002-01-24


缅甸的华人在缅甸独立以后的几十年里,多次受到本国政治的冲击,但是,缅甸华人受到的最严重的一次冲击,则是因为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这场革命不仅给中国的老百姓带来了苦难,也同时给邻国缅甸的华人带来了灾难。一场排华的浪潮掀起。

在1964年,缅甸军政府实行了国有化,华人企业相继破产之后,受到重挫的缅甸华人社会又在1967年遭到了另一场阴云的笼罩。这场灾难比前一场来得更加凶猛,残酷。1966年,缅甸的邻国中国发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这个被后人称作十年浩劫的运动也影响到了位于缅甸的华人。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缅甸华人史专家林锡兴教授回忆说:“67年6.26反华骚乱,讲老实话, 那时也不能完全怪缅甸人, 因为他搞国有化之后, 中国是支持他的。周总理到缅甸去过两次,帮助介绍改造资本主义工业者的经验。奈温曾经亲自做笔记学习中国的经验。中国就把两个银行无偿地送给缅甸。因为两国关系不错, 所以华人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太大。可是67年以后,中国搞文化大革命,缅甸共产党的人在北京煽风点火。电台也是广播那些反对奈温,砸烂奈温骨头这样的革命歌曲。”

很快地,缅甸与中国边境出现了类似于中国红卫兵造反派的队伍。这一所谓革命的浪潮有如撒缰的野马, 要在缅甸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林锡兴教授说:“在缅甸边界那个地方, 华人学校的学生戴着毛主席纪念章,缅甸政府就以教育部的名义,不准学生佩戴这些未经许可的像章进入学校。后来, 这股风就一直传到了仰光了。仰光学生也一样, 你不要我戴, 我就非戴纪念章。结果67年的时候,就发生了反华骚乱。估计那场骚乱是缅甸的军人装作平民而进行的。很有组织的。他们包围了两所缅甸的学校。 一个是华侨中学, 另一个叫做南洋中学。包围了以后呢,并没有发生任何很大的冲突。 到了晚上,军队就进入到学校中去保护了。后来, 在(缅甸)左派组织-也就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在开会, ‘暴徒’就包围会场,有些人跳楼, 有些人被火烧死。他们打死的都是在缅甸政府黑名单上的左翼人士。”

现在已经移民澳大利亚几十年的前缅甸华人靳云祥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况。他说:“那个时候, 我在仰光。 我就亲眼看见他们那些缅甸人就把华人的东西从家里拖出去,放在街上用火烧了。”

面对这种由左翼亲北京的缅甸华人引发的排华事件的发生,很多当地华人感到的是恐惧, 一场再移民的浪潮开始了。靳云祥说:“在这个事件以前, 那里的华人素来都是生活得非常地安逸,舒适,非常平等。从这一件事情开始之后呢,人心煌煌,对于缅甸就有一点反感了,所以能够申请外出的人就开始申请到外面去了。如果是像我们这些受过教育的人就向各个大使馆申请移民到国外去。比如说是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德国这些地方。华人有两派, 一派就设法回中国大陆, 另一派就设法回台湾。”

现任中国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教授的林锡兴是在1965年,在缅甸国有化政策实施之后,回到中国定居的。他介绍说:“68年那时回来的最多。缅甸华侨回来就到农场去。有一大部份就去了澳门。当时中国和澳门已经有协商了,就把澳门当作一个难民营一样。缅甸的华侨不管他们是否入了缅籍,还是中国籍都可以到澳门去停留。所以那时缅甸的归侨差不多有四万到五万。后来过了不久,70年代之后,中国国内的那些缅甸华侨也通过探亲慢慢流到澳门去了。所以澳门叫做小缅甸吗。”

就在大批华人离开缅甸之际, 来自中国不同省份, 尤其是云南省的红卫兵却为了声援缅共的革命,而越过边境置身于轰轰烈烈的游击战之中。从那个时候,缅甸与邻国中国的关系就走进了一个低谷。缅甸的华人也处于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之中。随着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在1980年,乔石代表中共中央会见了缅甸中央代表团。乔石在那次会见中表示中共将逐渐削减对缅共的支持。1985年,中共对缅共的所有经济援助都完全停止了。缅共也因内讧加剧,自相残杀而走到了尽头。那些中国当年的红卫兵小将们也纷纷返回中国。林锡兴教授介绍说:“70年代后期, 80年代初期, 中国有一个政策,让他们复员了。那些人也陆陆续续回到中国来了。有少部份继续留在那边作战。还当了缅共的指挥官。我们中国的政策就是这样,你最好是去香港,中国会安排他们工作。有一些则安排他们工作,比如讲在厦门大学呀,有很多复员回来的赴缅红卫兵。”

在多少年的沉寂之后,缅甸与中国的关系开始恢复。1978年1月,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在访问缅甸时曾经称赞过中国与缅甸的关系。90年代之后,中国与缅甸两国领袖的互访开始频繁化。2001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以国家元首身份访问了仰光。中国再次重新提起所谓的胞波之情。这在缅语中就是同胞兄弟的意思。其实,中国与缅甸最早的往来可以追述到公元前4世纪。汉朝时, 中国与缅甸有了正式的邦交。到了唐朝,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和贸易往来盛极一时。宋朝与缅甸古代蒲甘王朝交往也很密切。缅甸就是宋朝对蒲甘王朝的称呼。目前就在国际社会正在制裁军政府之际,北京却加强了与缅甸的经贸往来。目前中国在缅甸的投资额已经超过了3000万美元。而且这一势头还有上升的趋势。与此同时,在三十多年的禁令解除之后, 缅甸的华文教育得到重新恢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