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学者谈中国农民问题 - 2002-02-01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农民是最大的受害者,农村问题是中国面临的最严峻问题。今天的中国农民,有的已经转入乡镇企业;有的离开农村进城打工;有的继续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远东经济论坛最近一期的文章说,河南省郑州市以西一个村子的地方政府,把承包给村民的土地征收回来,然后把土地的使用权出售给郑州大学,用于扩建校园,被剥夺土地的农民只得到了几千元人民币,赔偿去年的作物损失。衣阿华州立大学教授黄树民说,征收农业用地主要是在大城市边缘和建设开发快的沿海地区,这些地方需要建厂,建公路道路。征收农地一般都有赔偿,包括土地费用,作物抵价和承包农民的转业问题等,但可能出现弊端。他说:“因为土地还是公有的,尤其是农地,地方行政官员,村长啊,村委啊,乡长乡委他在得到这个报酬之后,可能并不分配给土地使用的农民,或者在中间打个折扣,这个就会造成问题。”

施瓦茨瓦尔德是设在美国的农业发展协会的律师,参与中国项目考察。他说,中央早就姓�策,规定农民享受三十年的土地使用权,但是很多农民手里都没有三十年使用权的合同,因此说这项政策的落实情况很差。他说:“我们和人民大学联合进行了一次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农民里,只�?46% 的农民手里有三十年承包使用权的合同。”

* 土地私有化是方向但推行不易 *

黄树民教授说,土地被非法剥夺的农民,想打赢官司很难。首先是没钱,教育程度差,其次是农民向县市级政府申诉,状告乡镇级政府,而乡镇级政府和上级政府司法机构的关系可能很好,对农民就更不利。

中国加入世贸后,农业要承受巨大的冲击。如何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增加农产品的竞争力是农业求生存的关键。中国一部份经济学家呼吁,应该把中国的农业用地全部私有化。黄树民教授认为,土地公有制早已落伍,土地私有化是应该走的道路。不过,美国得克萨斯农工大学经济系教授田国强说,土地私有化短期内恐怕难以实现:“关键问题就是中国国情和意识形态,现在的状况我觉得可能性是不大。如果我们不谈土地的私有化,至少说退一步的话谈永佃制,那就是说让农民更长时间地租土地,如果说这个事情还不可以的话,那么应当允许土地承包的转让,就是最后土地向少数农民集中,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农民的生产力。”

施瓦茨瓦尔德说,中国要提高农业的竞争力,不一定要把农业用地的所有权私有化,而是要改善现有的土地制度。施瓦茨瓦尔德同意,应该允许农民转让土地使用权。他说,这样一来,希望脱离农业的人口就可以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进入其它行业;而生产效率高的农民就能增加耕地面积,加大生产规模。

* 农村苛捐杂税过多 *

施瓦茨瓦尔德说,第二是要加强对农民三十年承包权的保障,停止任何土地调整,让农民明确,今后三十年哪一片地归自己耕种,这样农民才愿意对土地投资,增加效益。施瓦茨瓦尔德说,第三是要向农民提供贷款,允许农业用地的抵押,让农民有能力筹集资金,用于生产投资:“如果政府保证农民三十年的承包使用权,允许土地使用权的转让和出售,允许抵押耕地,中国农业部门就会出现明显的转变,农民会开始种植水果、蔬菜、鲜花等增值农产品,会更多地投资牲畜业,这些都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的优势,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

田国强教授说,要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中国还要解决农村苛捐杂税过多的问题。他说,很多内地农民根本不愿意承包,不愿意种地,因为种地是赔本的买卖:“对农村的税要大幅度减少,因为即使在封建社会王朝的时候,遇到不好的年份,或者过几年,它也要减免农村几年不交税,中国实际上对农民的税还是非常高的,因为基层组织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靠当地的收费,这极大打击了农民的积极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