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下岗工人抗议日益频繁 - 2002-03-20


中国各地下岗工人的抗议示威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中国东北的大庆油田近来爆发了国有企业职工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抗议活动,五万多被买断工龄的工人为恢复劳动合同、提高退休保险及医疗保险等待遇走上街头。

大庆市一位下岗职工说:“他们没有办法倾诉心中的苦与痛,他们多次给政府写上访信,但是政府不予理睬,给上级的上访信件也被当地政府截流扣押。大庆市政府给邮政部门下了死令,所有出去的信件,只要是寄往北京和中央的全部扣押,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向上级部门申诉。”

在辽宁省辽阳市,也有大批工人在市政府外抗议,要求发放拖欠工资,释放被捕的工人。在香港的工运活动人士韩东方说,全国各地象这类的抗议活动近年来有逐步升级的趋势。他说:“94、95年开始有一些集体上访、集体请愿这类的抗议,那时还不是到政府门前,而是找信访办,找厂长和经理。但到了国有企业改革攻坚阶段,也就是98、99、2000年这三年,越来越多各行各业的工人进行抗议,到了2001年和今年工人开始不光是一个工厂集体找市政府,而是几个工厂同时一起采取行动。”

* 失业人数猛增威胁社会稳定 *

韩东方说,中国目前有三千万到四千万下岗职工,加上被买断工龄的工人,人数已超过四千万,而工资及各项福利待遇拖欠、再就业难成为普遍存在的问题,这样一个庞大的失业大军无疑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构成威胁。

浙江省下岗职工王曰忠多年来一直上访举报企业腐败及偷税漏税行为,并通过媒体和电视台进行呼吁。他说:“信访部门为了不得罪人,往往把球踢回原单位,使举报人、包括反映问题的职工因为长期得不到解决,有些人的问题长达七、八年,甚至十几年得不到解决而非常失望,因此给社会带来很大危害,他们制造一些矛盾和案件,往往影响了国家安全,但是不这样做又不能引起国家的重视。”

在香港的工运活动人士韩东方指出,在政府和工人之间发生纠纷时,本应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组织只有服从党的领导。韩东方说:“工人和厂长经理发生矛盾,就是和党委书记发生矛盾;和党委书记发生矛盾,就是和党发生矛盾。在这种情况下,工会当然要站在党委书记一边,因为它要接受党的领导,在这种体制下,基层工会的干部不能代表并维护工人的利益。“

* 工人要求保障基本经济权利 *

韩东方认为,中国工人目前大部份要求的是经济权利,比如要求保障下岗工人的生活费以及退休工人的退休金等,但是抗议若继续发展下去,工人们必然会进一步要求包括组织工会及集体谈判在内的政治权利。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怀特认为,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中国劳工组织独立工会的时机尚不成熟。他说:“工人们内心非常希望有一个独立的工会来代表他们的利益,这样他们的生活会好过得多。但是,工人们清楚地意识到,组织独立工会的努力会马上遭到政府的镇压。因此,无论他们多么希望成立独立工会,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成立独立工会似乎行不通。”

怀特说,下岗工人抗议并不是要推翻共产党政权,而是希望政府重视并解决他们的疾苦。他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缓解工人的不满情绪。怀特说:“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政府进退两难。一方面它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要求企业提高效率,摆脱在福利和退休待遇方面对职工承担的额外义务,结果造成工人不满和抗议;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担心因改革而忽视工人的情绪和利益会使矛盾进一步激化,因此在工人下岗后,努力保证企业至少向工人提供最低限度的社会安全保障体系和生活费用等。”

* 中国面临政治改革压力 *

美联社报道,中国领导人认识到城市贫困和失业问题会导致社会动荡,但是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仍需要许多年的努力。报道还说,中国去年12月加入世贸组织预示它将面临更多的艰难,目前已经有许多企业因市场开放后的外国竞争而倒闭。

中国总理朱熔基在中国第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表示,当务之急是确保国有企业下岗职工的基本生活费和离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完善失业保险制度,积极扩大就业。一些专家认为,在工会被官方控制,工人利益得不到切实维护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如果不从政治体制入手进行改革,工人的不满和抗议有可能进一步升级,从而对共产党政权和国家稳定构成威胁及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