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壹周刊》事件与台湾新闻自由 - 2002-03-22


台湾《壹周刊》杂志最近由于披露国家安全局的内幕而被检调单位搜查,并被指称涉嫌外患罪。一时间,政府与媒体在如何对待国家安全与新闻自由的划分与共融问题上引发争议。

*不要用国家安全来掩饰不法行为*

《壹周刊》杂志最近一期爆出国安局秘密经费的内幕,由于牵涉到台湾前执政高层甚至海外情报布局的一些机密而被台湾检调单位查抄。消息传出之后立即引来各方面的关注,一边是媒体和有关人士要求保护新闻自由的呼声,另一边台湾政府和支持者们则坚持国家安全利益高于一切,不能因为新闻自由而受到危害。

据国安局的消息说,外泄的机密文件是涉嫌贪渎的前国安局出纳组组长刘冠军在潜逃之前留下来的,主要包括他曾经手的一些“专案补助”和援助外交的经费支出。媒体认为,将这些事情曝光是出于揭发政府对秘密金库黑箱作业的不法行为,并不算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举动。台湾《中时晚报》执行副总编辑陈琴富认为,政府为了掩饰这些不法行为而借用国家安全的大帽子来压制媒体,但究竟什么是国家安全,不是政府来下定义的。

陈琴富说:“国家安全这个定义不是由国安局来下的。在美国911之后他们的国家安全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在主观上不存在威胁,客观上不存在恐惧。这次新闻界是把国安局内部非法而且不受监督的,可能会造成国家更大危害的部份曝露出来。可能对国家有一点点影响,但是不能说对国家有巨大伤害。因为这些都是历史了,至于未来,我想国安局不是只有一套做法,也不是只有这些朋友而已。”

*新闻自由不能无视国家利益*

媒体的看法和做法在政府和支持者们看来则是把新闻自由置于国家安全于之上。台联立委黄宗源表示,在检调单位的搜索行动之前,国安局已经跟《壹周刊》沟通过,希望不要把泄密文件向社会曝光。而《壹周刊》明知故做,就证明是置国家安全于不顾。

黄宗源说:“新闻自由必须考虑到国家安全,虽然这是一个叛徒的泄密,但是新闻机构一定要会判断这个机密有没有危害到国家安全或是国家情报人员的生命安全。何况他们接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国家安全局已经派人去跟他们沟通,那么事前已经告诉你这个是机密,你壹周刊还是强硬要公布,那你当然是危害国家安全。”

*国家安全定义莫衷一是*

关于国家安全的界定,政府与媒体似乎没有共识,双方也就都在以各自的标准进行解释。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大众传播研究所的陈炳宏教授指出,国家安全的界定固然不是政府一言堂,但同时台湾媒体也没有成熟到能够对国家安全做出负责任的判断。他说,

陈炳宏:“国家安全应该由谁来决定?第一是绝对不应该由政府来决定。那难道应该由新闻媒体自己来决定吗?这涉及到台湾媒体的自治,媒体所有权的结构问题。我不认为台湾的新闻媒体有这个能力,这能力包括它的权利,对自己社会角色的认知,包括对新闻媒体社会责任的体认,我不认为台湾媒体目前有这个能力来界定什么是国家安全。”

*政府保密工作也应加强*

在泄密文件公布之后,台湾有关方面证实已经陆续或准备撤离一些设在海外的情报机构,以确保工作人员安全。国安局也透露,这些文件泄密之后对国安局的冲击目前还无法完全评估,至少台湾的海外情报布局不得不进行重整。对于这些继发的影响,《中时晚报》副总编陈琴富表示,媒体对报道内容会进行自律,但是政府本身的保密工作才是关键。

陈琴富:“问题的症结在于国安局本身的泄密。他们自己也应该去研判,就是这个资料给新闻界是不是真正会伤害国家,我想一个情资人员对国家安全的界定跟守密应该比新闻界更严格。所以新闻界拿到的是经过国安情资人员的过滤的。我们新闻界本身也会再进行自律,有时候是要靠经验法则来共同努力。”

*媒体也要认清自己的社会责任*

而在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大众传播研究所的陈炳宏教授看来,在台湾媒体机制并不完全成熟的情况下,新闻媒体已经享有过于充份的自由,造成媒体对社会责任,对自律的概念并不真正清楚。他认为,台湾媒体还需要一系列的改进。

陈炳宏:“包括媒体公共化,包括无线电视媒体,包括新闻自由的要求,包括党政军退出三台,这些议题都是在改变媒体的本质,让媒体更认清自己的社会角色。这个时候我们才能来谈媒体的自律,谈媒体能不能对自己的新闻自由有所诉求,甚至进一层能够自己来界定什么叫国家安全,什么可以报道,什么不可以报道,什么是人民知的权利。这是一个一个阶段起来的,以台湾目前的媒体结构,我不认为台湾媒体可以做到这些。不要说去界定国家安全,光是谈它的社会责任,谈自律都办不到,更不要说更高一层的东西。”

*立法脚步必须紧跟*

陈炳宏教授认为,目前情况下台湾需要立法的介入来保证国家安全与新闻自由这两种需要之间的平衡。台湾媒体观察基金会也呼吁立法部门,尽快通过法务部提出的“政府资讯公开法”和“国家机密保护法”两个草案,配合实施“档案法”,让媒体在报道一些事关国家利益问题的时候有法可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