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保护记者委员会]批评中国压制新闻自由 - 2002-03-26


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星期二发表了新的全球新闻自由2001年年度报告,其中详细介绍了中国压制新闻自由的手段和现状,指出中国当局利用对媒体的控制全力压制关于领导层本身以及权力交替问题的报道。

*中国是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说,中国连续三年都是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去年年底在押的新闻工作者有35人,几乎占全世界被关押记者总数的三分之一。报告说,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分社社长姜维平由于给香港杂志《前哨》撰写了一些报道,揭露东北一些城市高级官员的腐败问题,在2000年12月被逮捕,在2001年5月被判以八年徒刑,罪名是“泄漏国家机密”。报告还指出,报纸《南方周末》去年春天刊登了一篇关于贫穷和其他形式的不平等导致当地一些人加入帮派走向犯罪的报道,这家报纸因此而遭到整肃,几位编辑不是被降职,就是被撤职,使中国新闻界遭到沉重打击。就在最近,《南方周末》准备刊登的一篇揭露希望工程一些弊端的报道,结果这篇报道遭到当局的封杀。

*因特网时政讨论严密控制*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说,中国当局还对因特网上有关时政的讨论严加控制,用各种手段监控和限制这一类网页,从去年4月开始查封了一万七千家网吧。幸存下来的那些网吧都被迫安装了软件来封锁政府不喜欢的网址。

*新闻自由随中共需要而变*

现在旅居美国的前《人民日报》著名记者刘宾雁说,现在中国的新闻自由同几十年前比有所扩大,例如,中国当局为了表示自己反腐败,允许媒体揭露腐败,这在他当右派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说,一旦中共发现对自己不利的时候还是会收紧控制。他说,简而言之是新闻自由有扩大但没有保障。

刘宾雁说:“新闻自由应该这样说,自从九十年代以来有所扩大,但是没有法律上的保障,随时可以收回去,这和八十年代是一样的。是没有保障的,随时可以收回去。你看《南方周末》,全国最受欢迎的报纸,几次改组,最后一次这个报纸就完全变了。形式没变,还在那出,刊头还一样,但是人变了,办报的方针变了。”

不过刘宾雁还说,在共产党执政的情况下不一定就没有新闻自由,例如在1989年,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曾决定全国的媒体对学生运动的报道要完全开放,所以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媒体对学运进行了充份的报道。

*中国新闻自由比从前倒退*

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写作自由项目召集人孟浪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局的统治手段、压制新闻自由的手段并没有改变,在某些方面甚至有恶化。

孟浪:“中国共产党统治上的手段根本上还是没有变,它基本上还是采用对公民信息获得的控制。这些年没有显著好转,甚至有恶化。比如说姜维平的案子,还有高俞等记者受到当局的迫害,甚至被捕,被判刑,这样的事情还是层出不穷。”

*自由是争取得来的*

刘宾雁和孟浪都认为,新闻自由不是靠当局赐给的,而是要靠社会大众、靠新闻工作者集体去争取,去推动。刘宾雁说,如果自由度是百分之三十,也许你可以试探着运用到百分之四十,但是如果你只用到百分之十五,就永远也不会扩大。

刘宾雁:“这里面涉及到如何运动有限自由的问题,加入说自由只有百分之三十,你可以把它用到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四十五,但是要小心不要走得太远,不要把弦绷断,在弦不绷断的情况下可以去运动,但是如果小心谨慎,生怕犯错误,怕丢乌纱帽,那么百分之三十他只用百分之二十。八十年代的历史就是这样,现在恐怕还是这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