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京退休工人抗议拖欠养老金 - 2002-03-27


继东北大庆油田和辽阳铁合金厂工人本月初以来上街示威游行之后,北京市一家效益不高的汽车厂数百名退休工人星期三上街示威,要求发放过期未付的养老金。

香港岭南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范承泽认为,下岗问题牵涉到一个人根本的生存问题,妻子没工作了,丈夫可以维持这个家,如果丈夫和妻子都没有工作了,那么谁维持这个家的生活呢?连基本生活都没有办法得到保证,子女上学都不能得到保证。范承泽说,抒缓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完善建立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政府如果没钱就应该借债。

范承泽说:“我特别同意朱�F基的赤字政策,我觉得赤字还少了,中国应该多赤字。社会保障制度不仅保障社会安全,也保证人们的基本生活,保证他们小孩下一代基本教育要维持。考上大学不能上,那怎么能行呢?”

* 赤字危险小于社会不稳定 *

中国为了要应对加入WTO之后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而要搞私有制以及加快国有企业产业结构转型,随之而来的下岗职工带来的社会问题从长远来说要给老百姓钱。范承泽说:“政府现在没钱,它钱不够,国防要钱,农村要钱,下岗工人也要钱,只有赤字。赤字危险,危险也只能这么做。赤字的危险远远小于工人无家可归,比让他们子女无法受教育强得多。”

范承泽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公平的问题,社会稳定的问题,也是一个效率的问题。他说:“稍微 穷一点可以,但是不能穷到基本生活费都不能维持。如果命没有了什么都不怕了。社会不安定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范承泽说,中国政府要完善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并且要加强税制的改革。他说:“要能更加容易的从社会上收取更多的税收,因为有的人很有钱,但是不缴税。腐化,税收制度不合理。”

* 中国走上自我修正错误途经 *

范承泽认为,要增强政府税收的能力,并且在私有化的过程当中要特别加强打击贪污腐化的力度和透明度。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家齐锡生教授认为,现在工人有机会能够上街去了,而不是苦水往肚子里吞,他们已经有面对政府伸张他们自己权利的勇气以及要求政府解决问题的法律常识。他说:“我觉得这都是表现中国在整个社会处理某一些突发事件、某些不公平事件上它已经走上可以从自己的错误中慢慢修正自己的错误的一些途径。”

齐锡生认为,这些途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制度化、合法化。他说,宁可看到中国的农民和工人对它们的不平喊出来,而不要在很有效的情形下,比方说在毛泽东时代把它们闷住、压住。齐锡生:“我觉得政府想办法把它们化解,去调解,去稀释,去说服。这个都是让这个社会慢慢的把自己的伤养好的一些措施。”齐锡生表示,不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制度化,首先立法要完善,其次是加强依法治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