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加拿大各界看中国移民 - 2002-04-20


加拿大的总人口在96年至2001年间共增长120多万,其中的约12.5%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这些移民绝大部份集中定居在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几个地区。造成这些地区劳动力市场相对过剩,房地产及房租价格上涨,政府在医疗和社会福利方面的负担加重等问题。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的负责人时安迪认为,这些问题并不仅仅由中国移民造成的,而是由所有移民造成的,政府可以根据国家的需要,控制移民的人数,但不能只限制中国移民。

*移民本身不是问题*

时安迪说:“加拿大的移民法应该是和国家来源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说那一个国家的人超过了,是总体数量的问题,跟哪个国家根本就没有关系,只要这个人够了标准合乎要求就应该让他来。移民来了确实对社会造成了一定压力,这个问题不是出在移民本身,而是政府没有做好工作,是政府工作的缺失,而不是移民的问题。”

作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伦多,华裔人口已达到40多万,在多伦多已生活了几十年的《麦克琳杂志》记者费耐尔表示,他并不认为华人移民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费耐尔说:“我认为多伦多人不会对这一点有什么抱怨,大家对于中国移民的素质都非常满意。”

*新移民给社会带来压力*

移民加拿大已近20年的林本森则认为,近年来大批中国新移民涌入,不但给加拿大社会带来了压力,而且中国新移民中也有相当一批人自身处境不佳。林本森说:“我相信一个社会是要慢慢消化一些移民,这是一个正常的步骤,在思想观念上也有一个需要逐渐消融的过程。主要是语言同文化等方面的差距,使得中国移民没有能够带来他们预期可以为加拿大社会带来的贡献,反而却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移民自身条件差拖累社会*

多伦多加华移民公司的负责人吴冰介绍说,一些中国移民自身条件较差,抵达之后就成了加拿大社会的负担。吴冰说:“ 那么不好的一批人呢,他们确实是由于家底不厚,没有什么钱带出来,加上英语水平比较低,一下子没有办法融入社会,他们就要利用政府的资源,要免费读英语,可能还要申请政府的救济等。”

*新老移民隔阂*

以中国大陆新移民为主的[加拿大普通话人联合会]主席矫海涛,不认为新移民抵达之后同原有的华人社区有本质的冲突。但他承认,新移民和老移民之间,讲普通话的华人与讲广东话的华人之间存在隔阂。乔海涛说:“原来的社区主要是以讲广东话为主的。现在社区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讲普通话的群体已经占了社区的主要部份了。我们这里很多朋友表示,就象是‘油和水的关系一样’;融入广东话的社区,对很多讲普通话的人来说是很困难的。那么这个情况原来政府没有注意到,整个普通话社区服务方面随着移民的大量增加,就显得越来越不适应了。”

*移民贡献不可否认*

来自河北省的新移民赵杰利虽然承认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他们对加拿大社会的贡献却是不可否认的。赵杰利说:“加拿大是一个移民社会,他的精神也是提倡各民族一律平等。加拿大应该多吸收中国移民,这对加拿大的社会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中国移民来到加拿大,对加拿大的贡献也是很大的,而且对华人社会也是很好的。”

他同时认为,加拿大多接收中国大陆新移民也间接为推动中国的民主做出了贡献。赵杰利说:“加拿大一直提倡要维护世界和平,要提倡民主。实际上加拿大多吸纳中国移民,也是在为世界民主作一些贡献。中国的移民人数来得多了,就会有更多的人体会出加拿大的民主和富裕,就会感到中国需要改革,中国需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加拿大移民部的发言人证实,加拿大移民政策的调整将不会影响今年的移民人数。预计中国仍将会保持加拿大最大移民来源国的地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