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财长项怀诚在美谈中国经济 - 2002-04-24


中国财政部长项怀诚星期二在纽约表示,中国一直采取的靠财政刺激来扩张经济以维持高增长的所谓赤字政策并不可能持久。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本人也希望能从今年起就减少赤字。项怀诚说:本来如果按照我本人的意思的话今年开始就逐步地减少这样一个赤字的规模,但是我很不幸,去年赶上了美国经济的下滑,和世界经济的整体下滑,我必须要对这样的经济下滑的态势有所应对,所以我不敢把去年发债的规模在今年一下子降下来,我怕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受到影响,但是我丝毫没有把中国赤字的责任推给美国政府的意思。 项怀诚星期二是在亚洲协会的一项研讨会发言以后,回答中国以财政刺激和赤字增长来维持经济发展是否能够持久的问题时作上述表示的。项怀诚还说,中国去年的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点七,而债务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六。他说,这些数量还在中国政府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他认为中国发行国债主要用于基础建设,因此十年以后这些资产是国家还债的资本。

*提议亚洲区域走合作道路*

对于外传中国银行有五千亿、甚至一万亿坏账的说法,项怀诚没有直接进行纠正,而是建议提问人去查看中国银行公布的不良资产报告。在纽约出席亚洲协会召开回到亚洲可持续的成长研讨会的中国财政部长项怀诚,星期二早上以[关于亚洲经济和区域合作]为题发言。项怀诚表示,亚洲金融危机突出地暴露了亚洲、特别是东亚,传统的主要依靠亚洲以外市场需求驱动增长的模式面临挑战。内需不足是亚洲地区多数经济存在的主要问题。他呼吁亚洲区域内各国联合起来,走区域合作道路。项怀诚说:以合作促发展,是亚洲各国参与全球化、并使现在全球化条件下共同繁荣的现实选择。 与会的其他一些亚洲财长表示,中国虽然同东南亚国家同属劳动密集型经济,但是发展层次有差异,外贸产品结构不同,双方存在有限的竞争,更多的则是机会。项怀诚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将为本地区其他成员带来巨大商机。一些人担心中国入世后对亚洲尤其是东盟地区对外经贸和投资带来负面影响是不必要的。

*以债养债赤字高筑*

参加研讨会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的经济学教授王念祖表示,中国的一些邻国对中国的高速发展心存芥蒂,项怀诚强调区域合作应该看作是一种政治性的考虑。 王年祖教授认为,外界对中国赤字和银行坏账数字的估计远远超出中国政府的口径有很大差距,其中可能存在着对赤字和坏账定义的不同看法,他认为美国也有类似的分歧。 但是在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担任访问学者的前中共中央智囊吴家祥日前在中国农民问题的研讨会上则表示,中国的财政危机目前是中国国内学术讨论最为热烈的话题之一。许多发达国家虽然也有赤字问题,但是中国的财政需求更大,财政支出更滥用。吴家祥说:比如,上海开一个亚太经合会花了一千多亿,一个国庆节又可以花几千亿。吴家祥并认为,中国每年发行国债用于还旧债的比例越来越高,而并非主要用于基础建设。吴家祥还说:我们现在中央政府发行的国债,大概每年已经到了百分之七十多用于还旧债,我用了个比喻,国家吸毒,国家吸可卡因,吸的计量越来越大,每一次都要用更大的计量来平息他身体的骚乱,否则就会呼吸中心麻痹。一开始是用百分之二十多,去年2001年已经用百分之七十四左右了,用于还旧债还旧息。每年发行的国库卷大量的不是用于有效的生产方面,不能有效地产生利息,而是用于还旧债。 中国财政部长相怀诚是在结束了在华盛顿参加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年会之后来纽约出席亚洲协会的研讨会发言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