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经济全球化利弊众说纷纭 - 2002-05-25


近几年来,世界各地不时会有成千上万的民众上街游行抗议全球化带来的冲击,抗议大型跨国公司给普通人带来的冲击。美国政策研究所所长卡瓦诺说,这些抗议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全球化的问题。过去25年来,美国政策研究所跟工人、环保人士、农民少数族裔和妇女等群体进行合作,而这些人正是受到全球化冲击较大的群体。

卡瓦诺说,大型跨国公司跟传统工业不同,他们的根子没有扎在某一个社区里,比如说,一辆福特汽车可能包含着16个不同国家生产的零件。他认为,所谓全球化就是大型跨国公司把触角伸到全球各个角落结成生产、消费、金融和文化的巨大网络,这带来了三个问题。

* 贫富差距加大 *

卡瓦诺说:“这种类型的全球化加大了贫富之间的差距,加大了全球化的受益者与受害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的差距不仅威胁国际社会的稳定,也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第二,经济全球化使得工人权益失去保障。跨国公司的活动能力更强,他们可以把工厂开在墨西哥或者是印尼,这使得权力的平衡倒向大公司一方,他们在与美国工人谈判工资或者是工作条件时手中握有更有力的筹码。第三,全球化把经济增长,把贸易开放放在首位,牺牲的是生态环境。”

美国政策研究所所长卡瓦诺说,推动全球化进程的三大国际组织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而这三个组织的运作日益受到大型跨国公司的操纵。他说,世界银行发放农业贷款和能源贷款,而受益的是安龙一类的大公司。卡瓦诺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近20年里变成全世界大银行的警察,站在债主一方,到各个借贷国家去迫使它们进行经济改革,迫使它们从教育和医疗等经费中节省出资金,偿还外国银行发放的借贷。他还说,世贸组织也成了一个迫使其它国家开放市场,开放贸易的组织。他指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对待美国与其它穷国时采用双重标准。卡瓦诺说,美国政府去年为了对付经济衰退而曾经采取过几项有效措施,而有外债的穷国是不能采用同样措施的。

* 限制发展中国家 *

卡瓦诺说:“第一,为刺激经济,美国政府大大提高公共开支,甚至不惜让预算出现赤字。可是有外债的穷国是不允许出现预算赤字的。第二,美国调低利率刺激消费,而有外债的发展中国家却受到调高利率的压力,以便吸引外国投资。第三,布什政府几周前决定调高一部分进口钢铁产品的关税,这种灵活机动性正是发展中国家在刺激自身经济时所需要的,可是现有的国际监督机制不允许发展中国家拥有这种灵活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助理卢加尼重申了三大国际组织的授权以及他们在全球化进程中的角色。他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例说,那里的工作人员来自全球133个国家,很多人生长在发展中国家,非常了解这些国家的局势,有能力帮助解决这些国家的重大经济问题。 他说,不应当把这些国际组织妖魔化,因为它们确实起到了防止全球经济陷入混乱的作用。他还认为,有人指责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试图控制世界各国,这也是很可笑的。

* 多数人受益 *

卢加尼说:“中国既不听命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令,也不听命于西方的命令,可中国自从1978年以来就开始缓慢地加入全球化进程。并不是谁拿着枪指着中国的脑袋,中国才加入世贸组织的。这是因为中国看到了加入全球化的利益。” 卢加尼说,全球化对全世界人民来说,虽然不是人人都能受益,但是受益的毕竟是大多数人。”

卢加尼说,在50年代,发展中国家的人的寿命平均只有40岁,今天的平均寿命是65岁,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平均寿命的差距从30年缩小到10年。他说,发展中国家的人民生活得更好,吃得更多,每天的摄入热量从50年代的1900大卡上升到现在的2700大卡,发展中国家有更多的人享受政府提供的免费住房,在有些发展中国家,享受免费住房的居民人数从1974年的百分之二十八提高到现在的百分之六十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助理卢加尼的结论是:在有关全球化利弊的辩论中,人们应当把目光集中在事实上,而不要只依靠自身的意识形态来判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