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苛捐杂税中国农民难抬头 - 2002-06-13


中国政府希望通过全面推行农村税收改革来遏制农村地区广泛蔓延的不满情绪,这种情绪导致一些农民举行暴力示威。

农民张大女和她的丈夫、4个孩子住在甘肃省文县一个山脚下的狭窄土坯房里,距离最近的城镇也有几百公里。在她的记忆里,她家总是有还不清的债。张大女说,她刚40岁出头,可深深的皱纹让她非常显老。她和丈夫在一小块农田里种小麦和水稻。他们靠自己种的粮食糊口,还要做些零工,挣钱供孩子们上学。张大女说,各种各样的税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 辛苦一年借钱缴税 *

张大女说,她记得,地方干部每年都从她家拿去1,200多元教育税、农业税和其他各种杂税。这相当于当地农民平均年收入的将近三倍。张大女说,她和丈夫不得不借钱缴税,辛辛苦苦干到年底,设法在政府税收干部再来之前把债还清。

张大女的公公、须发皆白的刘老汉说:“你们外国人来采访我们,这真是太好了,请你们把这里的情况告诉我们政府,这样我们就能吃饱饭了。”

事实上,中国政府已经从全国各地数不清的的农民家庭那里了解到农村的情况。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地方干部每年向农民非法征收的税捐将近三百亿元人民币。依照政府规定,农村地区的税额不得超过家庭收入的百分之五,但是农民一般被迫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家庭收入上缴地方政府,有时甚至大大超过这个比例。农民的纳税负担沉重,但收入却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农村地区的暴力骚乱时有发生。为了设法维持稳定局面,中国政府计划在10个省份推行税收改革。在甘肃省文县,这意味着取消所有杂税,实行一刀切的平税方案。

* 很多农田颗粒无收 *

文县的乡干部董文军主持召开村党支部工作会议时要求干部们把有关税收改革的消息告诉大家。董文军说:“让大家知道,共产党是多么关心他们的福利。”董文军背后开裂的墙上挂着一面很大的红旗,上面写着标语:“努力减轻农民负担,提高农民的待遇”。

王志振是文县上巴村的村长。他说:“本地农民都住在山里,缺乏自然资源,交通也不方便,人均年收入只有450元左右。两年来连续乾旱,很多农田颗粒无收。”王志振说,更糟糕的是,乱收费的现象至今没有制止,地方干部有时强迫农民缴纳比规定数额更多的钱。王志振不知道税收改革能否改善当地农民的生活。他说,农民要想做到收支平衡,只有离开农村找活儿干。

* 种田种菜难收成本 *

不过,在建筑工地干活的农民都说,他们也必须拼命干才能维持生计。一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文县中年农民干的活是粉碎用来铺路的石头。他说,他种的菜只能卖1毛多钱一公斤,所以不再指望干农活挣钱了。除去买化肥和浇水的钱,他连种菜的成本都收不回来。

这个农民有三个孩子。他说,他在建筑工地干活,每天只能挣10来块钱。他还抱怨说,每年要为孩子们交五百多块钱的教育税,而他有时还根本拿不到工钱。他把铁锹放在脚下的石堆上,说现在物价这么高,他甚至不愿意走出家门,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