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农民的苦衷与企盼 - 2002-06-27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内地大片地区,农民的不满情绪和农村的骚乱在不断增加。美国一些深刻了解中国农村问题的专家说,中国农民期望在政治和经济上得到更多的机会和自由。

*农村骚乱日趋严重*

香港的《争鸣》杂志、《明报》等多家刊物以及美国的一些研究机构都曾报道过,近些年来农村地区抗议和骚乱不断增多的现象。一些分析人士说,此类事件越来越经常受到媒体和研究机构的注意,这是人们感到农村地区抗议和骚乱不断增多的重要原因。不过,精通中国农村问题的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教授凯文・奥布莱恩说,他与其他许多对中国农村问题有深刻了解的学者普遍认为,自从经济改革开始以来,农村地区的骚乱的确在不断增加:

奥布莱恩(O'brien): "There have been more disturbance..."

奥布莱恩说:“改革二十年来农村的骚乱比1949年到79年期间要多,而且八十年代的后期比前期更激烈,九十年代又比八十年代更激烈。的确,我们在这方面的报道比以前多,但是我们也一致强烈意识到农村地区的骚乱正在增加。”

*农民负担越来越重*

分析人士说,农民抗议和骚乱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与城市人口相比,农村人口收入增加的速度太慢,与此同时,农民必须缴纳的课捐杂税却不断增加,农民的负担相对来说正在增加。

对于内地广大地区的农民来说,粮食生产仍然是收入的主要来源,但是粮价偏低,使农民收入难以提高。另外,在大片农村地区,乡镇企业为农村人口提供了三分之一的收入,但是近几年来,商业竞争导致许多乡镇企业倒闭。美国衣阿华州立大学教授黄树民说,许多乡镇企业已经不再赢利:

黄树民: "Most of rural industries are low in terms of technology..."

黄树民说:“大多数的乡镇工业属于低技术、低投资、低工资的企业。他们主要生产那些供周边城镇居民使用的简单产品。”

*腐败激化不满情绪*

中国官方统计数字显示,在乡镇企业吸收农村劳动力的能力大大减弱的同时,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外地的难度也在增加。由于农村外出劳动力占农村总劳动力比重接近百分之二十,因此劳动力外移规模的降低对农民收入产生了直接影响。

分析人士又说,导致改革开放以来农民不满情绪日益增加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对村镇和地方官员日益严重的腐败行为十分不满:

奥布莱恩(O'brien): "Lots of local behavior have driven farms..."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奥布莱恩教授说:“地方上的许多行为导致农民对地方干部的反抗情绪,这些行为包括非法收取各种费用、地方官员违反选举政策等等。甚至那些日子过得不错的农民也对这些现象相当不满。”

*政改革农民受苦*

从1994年开始,中央收紧了对地方的财政控制,一方面是为了改善中央政府的财政状况,另一方面又试图确保地方政府保持良好的财政状况。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说,中央对地方的财政政策对地方财政状况造成了负面影响,是地方政府对农民加收费用的重要原因。

黄树民: "Local government always face problem..."

衣阿华州立大学教授黄树民说:“地方政府总会面临问题,特别对内地省份的地方政府来说,中央的税款回拨到地方的款项并不能完全满足需求,地方政府常常要在政府正常收税之后增收新的添加费,大部份农民都报怨地方的这种做法。”

*中国农民善于忍耐*

专家们说,农民抗议与不满情绪比较多的地区在中国内地省份。有证据显示,一些抗议活动是有组织的,而且范围波及好几个村镇,不过大部份的骚乱主要发生在当地乡镇,而且主要动机是农民对与自身利益相关的地方行为不满,因此不至于威胁到中央政府的稳固和社会的总体安定。曾经发表过《我看中国》一书的当代世界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唐兴刚刚访问过中国比较贫穷的贵州和云南农村。他说,中国人的忍耐力之强,使他们很少做出过激的反应:

唐兴: "Chinese people are very patient..."

唐兴说:“中国人很有耐心,忍耐力很强。不到绝望的时候,不会轻易做出过急的反应。”

唐兴说,他这次去贵州等地亲眼看到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往要开车七个小时才能到达的乡村,现在只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另外,更多的村民家里第一次装上了电灯。不过唐兴说,中国政府还需要更加努力,继续为广大农村提供经济发展所必须的基础设施。

*经济自由政治自由*

除了不断向农民提供他们追求经济自由的途经之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奥布莱恩教授认为,中国的农民也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应该能够行使政治权力,中国政府必须在这两个方面为农民着想,才不至于使农民的抗议和骚乱愈演愈烈、进而威胁到制度的稳固和社会的稳定:

奥布莱恩(O'brien): "Village eletions are part of the project..."

奥布莱恩教授说:“乡村选举就是这个项目中的一部分,使得地方干部更加能对普通老百姓负责,使他们不能象过去那样为所欲为,同时也使得老百姓感到维护现在的制度关系到自己的利益。”

衣阿华州立大学教授黄树民也表示,只是提供经济援助已经不能满足农民的需要,当今越来越多的农民希望能自己决定去哪里工作、做什么工作,以及如何过自己的生活。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