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高耀洁:亚洲升起一颗新星 - 2002-07-25


在中国,一位已经进入古稀之年的退休医生只身一人为预防爱滋病做进行难以置信的努力,并因此在去年底获得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颁发的[健康人权奖]。半年来,她继续为宣传防治爱滋病而奔走各地,而且把挽救因爱滋病而丧失父母的孤儿当作自己当前和她的余生中最重要的责任。这位退休大夫就是中国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退休大夫高耀洁。高耀洁最近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代表亚洲之星,认为她的努力代表了亚洲展现的活力和热情。

*走村串寨为了中国的艾滋病患者*

高耀洁:“我也记不清,我跟你说,我走了十几个县,现在不是又走了十几个地市吗,几十个乡镇,几百个村庄,几千个病人。”

退休妇科大夫高耀洁已经记不太清楚自己这些年都去过哪些地方发表防治爱滋病的演讲了。去年,高耀洁的名字与河南发生的大规模艾滋病感染的新闻联系在一起。这位1954年河南大学毕业的医生,在九十年代初期在当地监狱发现艾滋病感染的病例。1996年,高耀洁得知河南农村大批农民感染艾滋病是因为非法卖血造成的以后,全力以赴投入教育农民预防艾滋病的工作。她拿出自己的积蓄,撰写和印制宣传手册。地方官员不但不支持她的工作,还多方加以阻挠。在海外媒体报道河南艾滋病问题以螅�地方官员还指责她和敌对势利勾结�? *孩子无辜更需要帮助*

尽管如此,今年七十六高龄的高耀洁仍然没有放弃阿对于艾滋病防治的努力。最近,她去了河南省最贫穷、最偏僻的几个地区、县市,和以往一样给当地的人带去了如何预防爱滋病的知识,但是高大夫现在越来越关注父母被爱滋病夺取生命的那些孩子们的命运。她说,就自己的医术和精力而言,她已无力治疗爱滋病患者,但是那些无辜的孩子们迫切需要人们的帮助:

高耀洁:“我现在觉得这个孩子的问题,比治病更严重, 因为你治也治不好,只能让他多活两天,算是人道主义,可是这些孩子很可怜,你不救他,他将来失学,会成为国家的悲剧。”

高耀洁大夫说,她现在最关注的是那些学习好、本身又没有感染爱滋病的孤儿。她说,最能挽救这些孩子的办法是让他们能生活下去,并且让他们继续上学:

高耀洁:“我希望这些儿童不要失学,希望他们能跟正常的儿童那样生活下去。这些孤儿很多,我想救孤儿。”

高大夫说,失学的孩子变成文盲,而文盲可能会变成法盲,一些人长大后会去社会上捣乱,危害社会的稳定,因此挽救这些孤儿也等于是挽救国家的前途。但是,政府部门并没有因此协助高大夫的救人行动。在她过去六年的预防爱滋病宣传努力中,国家卫生部门没有向她提供一分钱的援助。

*倾囊相助无私的关怀*

在十二年前从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退休的高大夫说,现在她每月的退休金只有两千元,不过,去各地讲授预防爱滋病的课程常常也能带来一些收入。她把这些钱用来出版有关预防爱滋病的报刊和书籍,剩下的钱大都给了那些可怜的孤儿。高大夫说,她亲自捐助过的爱滋病孤儿已经达到一百六十四人,但是经常去农村探望孤儿的费用很大,因此她所能提供的帮助仍然是有限的:

高耀洁:“我往下面跑费用很大,我没钱的时候不敢跑,没有钱回不来怎么办呢?”

高耀洁大夫只身一人为教育中国老百姓有关爱滋病的知识、为关心爱滋病问题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得到了国内外人士的肯定。除了去年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健康人权奖]之外,她还成为中国[南方周末][2001年十大传播突破奖]的得主之一。这个月初,《商业周刊》杂志还把高耀洁称为“亚洲之星”。《商业周刊》在今年七月版说,这些亚洲的领袖人物代表了亚洲的重新燃起的希望和热情。

*但愿当局不再念金箍咒*

不过,高耀洁的业绩一直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充份肯定。她虽然收到了世界卫生理事会的[健康人权奖]的奖牌、奖金和路费,但政府却不准她亲自去领奖。她说,直至去年,政府还一直禁止或阻拦她去各地做预防爱滋病的演讲,理由是她有政治问题。但是,面临中国日益严重的爱滋病问题、已经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国当局已经放松了对高耀洁的管制。

高耀洁:“现在我还能保住我活着,保持我现在还有权力下乡,我已经感到很欣慰了,总比整天被便衣警察看着好吧。”

七十六高龄的高耀洁大夫说,她目前身体还不错,不用别人搀扶着、自己也能不断地往农村跑。她还准备把自己的余生奉献给爱滋病受害者:

高耀洁:“我觉得一个人活在世上应该为别人作一些好事,不能光为了自己生存,如果光为了自己生存,那跟禽兽没有什么区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