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高雄市长谢长廷专访 - 2002-08-19


谢长廷是高雄市长,也当过台湾执政的民进党的主席,一个月前刚把党主席的职务,移交给台湾总统陈水扁。

*把高雄建造成鹿特丹*

对高雄这个台湾第二大城市,最大的海洋城市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如何能把它建设成亚洲最大的航运中心;因为,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如果把亚太地区特别是东南亚一些大城市连接成一个圆圈,那么高雄正处于这个圆圈的中心点。高雄市领导人这些年来,一直想把高雄建造成荷兰鹿特丹那样的世界海洋航运中心城市。但是,要想成为亚洲航运中心,首先必须能同中国大陆自由货运往来,而实行“三通”,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

*三通面面观*

作为高雄市长,谢长廷渴望“三通”。他知道,“三通”对高雄意味着什么;作为希望台湾独立于中国大陆的民进党的中常委,谢长廷又不得不考虑党内同志和整个台湾社会“主流意见”的“压力”。谢长廷说:“我先从市长的角度说起,高雄是一个海港,所以,三通对高雄,我认为是有利的。另外,我们台湾整体的发展,是要作为一个全球的运筹中心。要这样做,你有一个地方不能通,他不能来,或我不能去,我认为都没有资格来作为全球运筹中心。所以,从这个观点来看,我赞成三通,而且我也认为,三通时,高雄会作为主要港口。但是,要知道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说,三通在台湾不是主流意见。这一点,我们作为执政党,也要尊重主流意见。现在执政党或政府在推行的三通速度,我们台湾有三种意见。一种说,太慢了。一种说,太快了。一种说,刚好。我认为可以逐步加快。但任何变动现状的主张,都是少数。也就是说,大概就台湾来说,我们假定认为要为维持现状的,要达百分四十,主张“太快””太慢“的各占二十五,其他没有意见。你任何变更,都要面对大多数人的反对。问题在这里,”

海涛问:“三通本身是不是对现状的改变?”

谢长廷答:“当然是啦。就是说,所以,政府的大方向是往三通这方面来规划,但民意是,我们政府稍微扩大跟大陆的交流,也有很多人反对,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太慢,应该更加开放。所以,三通,是中央的职权,虽然市长候选人,每人都可以讲一套,基本上来说,要中央定。就我个人来说,还是赞成的。我认为,就整个台湾来讲,没有直航,没有扩大三通,其实对我们作为全球运筹中心这样的目标来说,是不利的。”

*评吕秀莲渡假外交*

台湾副总统吕秀莲刚刚在南亚进行“渡假外交”回到台湾,对这次出访,记者寻问谢长廷有什么看法和评价,谢长廷说:“我想,台湾中华民国是个主权国家,它要走出去,才有空间。只要有筹备的详细规划,那么,每个动作,可以来检讨,优点在那里,缺点在哪里,哪里是我们没有预想到的。要是谋定而后动,我认为都可以,因为中共打压就如同我们民进党的一些政治主张一样,我们也会一直讲,那中共也会一直坚持他的主张,那没有关系。你不能说,还没有谈判,还没有协商,就说对方不能讲,这不可能。”

*评陈水扁最近讲话*

紧接着,就是谈台湾总统陈水扁前一段提出的“一边一国”“公投迫切性”的理论。我请谢长廷来做个说明,因为陈水扁七月二十一号两年来第一次公开呼吁[台湾要走自己的路]理论的时候,谢长廷就坐在旁边,两人当时正在交接民进党的主席职务。谢长廷对陈水扁讲话的前因后果比较清楚。谢长廷说:“我认为,陈总统这次讲话,我们如果看整个流程,他当然是党主席,当然要诠释一些党的立场。另外,我们党主席交接后不久,就是中国的建军纪念日,八月一号,迟浩田就说,不放弃武力。交接又遇到什么诺鲁断交,这个总统,他当然会有反应。因为你中国的国防部长说不排除对台湾使用武力的时候,作为台湾的总统,他当然要讲一些比较硬的话啦。八月一号迟浩田讲话后,八月三号总统就有对‘世台会’的讲话。如果这样去看,讲话你一句我一句,大家都表示立场坚定。这不必太紧张。”谢长廷说,那之前,陈水扁同他谈到了台湾的前途等问题,他也知道陈水扁将朝这个方向来努力,但陈水扁后来的一系列讲话所用的具体措辞,他事先并不知道。

*总统选举前哨战*

谢长廷目前正以逸待劳,准备同在野党国民党和亲民党联合推出的市长候选人,在年底的市长竞选中,一决高低,争取在高雄这个台湾最大的海港城市再任四年市长。他认为,台北和高雄目前正在逐渐展开的市长竞选活动和年底的竞选结果,将对一年八个月之后举行的台湾总统大选,有重要的直接影响。这是两场总统选举前哨战,如果民进党在这两个重要城市的市长选举中失利,那么,对总统选举来说,是一个相当有指标性的预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