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国际自由工会谴责中国关押劳工 - 2002-08-29


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向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提出控诉,谴责中国当局拘禁山西太原退休工人邸天贵。该组织负责劳工权利的官员库什基维茨表示,自从1989年以来,他们已经好几次对中国逮捕那些试图组织独立工会的工人而向国际劳工组织提出了申诉。他们认为,拘押邸天贵和其他独立工会人士以及呼吁保障劳工权益的人士,不仅侵犯了工人自由结社和组织工会的权利,而且也有违国际劳工组织的宗旨。

库什基维茨说:“邸天贵这个案子中,我们提出控诉还有其他原因,因为邸天贵在监狱里被戴上了镣铐,他们经常这样对待政治犯,这使我们感到警觉,我们认为给囚犯戴上镣铐就等于酷刑。中国是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的签字国,因此中国必须对此承担责任。”

中国政府在回复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的指控时证实,57岁的邸天贵7月15号以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据报导, 邸天贵的家人6月底探监时看到邸天贵身体瘦削,脚上有泡,疼痛得不能穿鞋,他带的镣铐使他无法站直。

* 改善被关押劳工人士处境 *

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负责劳工权益的库什基维茨说,通过国际劳工组织的渠道提出控诉,虽然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但是中国政府是国际劳工组织的成员,根据国际法,中国有义务对控诉做出答复,因此这是一个有效的政治工具。库什基维茨说:”国际劳工组织有一个处理这类控诉的专门委员会,叫做结社自由委员会。在政府做出反应之后,这个委员会在对控诉和政府的答复进行审查之后,会对这个案子做出一个裁决。在涉及中国的案子上,他们总是做出有利于我们立场的裁决。这对中国政府来说是一个政治上的难堪。所以中国政府绝对要避免受到谴责,不管是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是在国际劳工组织。“

库什基维茨还表示,虽然中国政府每次都设法避免了在人权问题上受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谴责,但是在国际劳工组织他们没有办法避免,因为劳工组织发表的报告是公开的,这使得中国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他说,尽管中国政府每次的回复都说这些人不是因为组织工会、而是因为扰乱社会秩序或是威胁国家安全而被逮捕的,但是事实上,这种做法还是有利于改善被关押的劳工人士的处境。库什基维茨说:“从长远来看,我们注意到,最近很多被关起来的人,在我们向国际劳工组织提出了控诉之后,他们在刑满之前就获释或是减刑,有时候好几次减刑。我们还知道,这种做法还会改善囚犯的待遇。”

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在今年4月和6月分别对中国东北的工人抗议活动和六四事件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该组织在148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25个附属机构,会员有将近1亿6千万,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会组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