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台湾学者为当局外交献言 - 2002-09-03


多年来,台湾不论政权如何轮替,在外交方面同北京的艰苦拉锯战一直没有停息。每一届政府都力图有所突破,开拓更大的外交空间。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台湾的努力和未来的外交方向,更加引起了台湾专家学者的注意。

在陈水扁总统提出“一边一国”的“主权对等论”,台湾副总统吕秀莲访问印度尼西亚之后,台湾内部朝野双方和民间学界,对台湾的国家定位问题和外交努力方向,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许倬云教授星期一在[中国时报]发表专栏文章说,吕秀莲副总统访问印尼,曾引起国内外许多议论。“这一事件充份反映中华民国在国际上的困境”。许倬云教授说:“身为中华民国国民对于国际间无立足之处,我们感同身受,也能体会七十年代以来,政府所做种种努力的苦衷。”

星期一下午,吕秀莲接见了印尼戈尔卡党共同主席马祖基。马祖基曾在吕秀莲访问印尼的时候会见了吕秀莲。就在吕秀莲会见印尼人士的同时,台湾外交部长简又新宣布:中华民国同蒙古开始互设代表处。简又新认为,这是外交方面的一个“成功”。

北京方面,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初步反应是:北京一贯并不反对台湾发展同各国的民间商业往来。

*中华民国地图不再囊括蒙古*

在台北,自由时报星期二援引[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许志雄的话说,过去台湾因为没有能务实看待蒙古主权独立事实,造成双方关系进展受阻,如今互设办事处,不仅有利于双方关系进展,而很清楚地说明政府对蒙古的立场。

但是,[蒙藏委员会]前委员长高孔廉也在联合报上发表文章,对这种“外交成功”效果,提出置疑,并认为,从法理上来说,这种做法,违反了中华民国宪法。按照中国民国现行宪法,蒙古仍然属于中国固有疆域。另外,从政治经济层面来说,高孔廉认为,“在没有见到明显利益的大环境下,”互设代表处,“恐怕只是要进一步”“去中国化”,从而落实某些人主张的“台湾前途决议文”,为了“一丁点小利”而跳入另一个“外交钱坑”。

不过,国会助理傅国庭认为,法理和现实两个方面存在巨大矛盾。蒙藏委员会是按照宪法成立的,但现实中,蒙古早已独立并成为联合国会员国。台湾陆委会今年初已修改了[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把蒙古排除出[中共统治地区]。设立代表处,等于是承认蒙古的独立现状。傅国庭说,既然是外交部处理蒙古事宜,那么,蒙藏委员会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自由时报报导说,台湾内政部长余政宪已指示地政司,把大陆和蒙古的边界化为“国界”,把乌兰巴托定为[首都]。这样一来,中华民国地图案,已由[秋海棠]变为[老母鸡]。

中华民国资深外交官陆以正说,外交中,以大事小,要宽容,以小事大,要智慧。伦敦大学战争所博士候选人郑大诚在联合报上发表文章说,从外交史可以得知,“小国外交要能成功,必须要与相关大国的国家利益有所交集。”很明显,“我国外交的成败在于说服各国是否认为中共政权为一个潜在或已成为威胁的竞争者”。

作家黄碧端在联合副刊上发表题目为“这样的外交所为何来”专栏文章说:“我厌恶中共在国际上对台湾处处杯葛打压的姿态,大国使小伎俩,实在不符一个文明国家的格局!但我更不愿意看到在国际上不靠外交关系也早已建立起更高尊严的台湾,如今不断随着中共的小格局起舞。”

*外交空间缩水*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特约研究员陈建仲博士认为,陈水扁总统最近所提出的[一边一国]理论,造成的危机,主要还是反映在外交领域。

陈建仲说“不论中共是否进一步演习,我们都会发现,我们的外交处境,会更加艰难。因为我们明显看到,如果政府在统独立场上,采取过激行动,来自国际上的反弹,通常会迫使当局不得不把自己的话吞回去,或把脚缩回去。”

台湾总统府秘书长邱义仁主张搞“烽火外交“,但中研院院士许倬云认为:“中华民国每年花费在援助外国的经费,为数不小,而“领养”了诺鲁之类的小国,除了聊以自娱外,未必有实际功效。”许倬云建议,政府应该拿这些经费,帮助国际民间组织经常在台湾举行国际会议,既提高了中华民国能见度知名度,又能带动台湾旅游观光业的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