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台湾取消《北京之春》财务支持 - 2002-09-24


台湾外交部资深官员表示,民运刊物《北京之春》财务危机是在陈水扁政府上台以后取消了过去国民党政府时代通过基金会支持海外组织的预算后而受到波及的。台湾最高层已经了解《北京之春》的困境,正在寻找适当管道继续给予支持。

*评估、支持、免除*

正在华盛顿陪同台湾第一夫人访问的台北外交部研究和设计委员会副主委杨黄美幸说,过去国民党时代对国外的一些组织和活动的支持通常是通过一个基金会来运作的。这样做不是很透明和正当,因此陈水扁政府上台以后,就撤销了对这些基金会的预算,而《北京之春》的财务发生危机可能就是这个原因造成的。杨黄美幸说:“有些我们应该进行评估,有些我们应该继续支持,有些就不一定,就可以免掉。《北京之春》可能是要给那个基金会的钱都裁撤了。你了解政府的运作嘛,已经决定好的要翻案比较困难一点,不过还是可以努力的。”

*寻找合适管道*

杨黄美幸表示,她个人认为支持民运应该公开进行。她说,陈水扁上台以后多次表示会继续支持大陆的民主运动。而她自从《北京之春》杂志社经理薛伟告诉她所处的困境后,已经把有关情况向台湾的最高层报告。杨黄美幸说:“针对《北京之春》的问题我曾经同总统府去谈。他们是认为应该支持。只是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管道,找钱和合适的部门去支持。因为在外交部那里预算上就没有这样的项目。”杨黄美幸说,今年台湾外交部的预算中多了一些项目,比如,反制反独促统的预算,还有希望成立一个民主基金会。她希望能够缓解《北京之春》面临的困境。

*不接受政治捐款*

不过两个星期前担任《北京之春》杂志社社长的王丹说,他知道《北京之春》经费陷入困境,但是只要他担任社长一天,《北京之春》就不会接受情报机构提供的经费,也不会接受任何有特定政治条件的捐款。王丹说:“首先来说,有特定政治任务的捐款是不会接受的。我觉得所有旨在推动大陆民主化、在这个框架下的这些,而且是可以通过公开合法的渠道可以得到的这些捐款我们都会去争取。但是我想再重申,有特定政治任务,或者特定政治要求的,至少从我的角度来讲不会接受。”

*寻找正当资金*

王丹说,他将推动《北京之春》去向那些公开、正当的基金会,例如美国民主基金会申请经费。他希望《北京之春》与政治反对派一起转型,有一个新的面貌。《北京之春》杂志经理薛伟说,《北京之春》多年来接受台北的资助一直是由中华自由民主基金会提供的。他们虽然了解这一基金会可能有政府的背景但是并没有主动去打听其运作。那么自从今年以来这一基金会停止了资助以后,《北京之春》这九个多月来是怎么维持的呢? 薛伟说,主要靠美国民主基金会的紧急资助。

薛伟说:“因为美国民主基金会给我们紧急资助印刷费和邮寄费。可能会增加一点杂费,但是主要的印刷费和邮寄费,而且是专款专用。所以这个杂志目前来讲,可以印出来,可以寄出去,但是这个钱刚刚只够这个用,不能用作别的用途。”

*需要献身精神*

薛伟说,《北京之春》杂志社的房租是别人捐助的,水电费、电话费和文具等杂物开支,靠着过去账户上的余款可以勉强维持到今年年底。唯一的一位正式员工已经离开,他本人目前靠领失业救济金度日。他说,所谓“难以维持”是说参与工作的人要有献身的精神。薛伟说:“除了我们打义工之外,被人能够多捐意点钱,多订一点杂志,能够把我们的电话费、水电费、文具费,把我们的杂费能够维持住的话,最好把我们的房租也能够找到的话,就只剩下我们个人的工资问题了。”

目前《北京之春》只有总编和经理两位专职人员和半个杂物工。每一期杂志的校对工作都是由义工来完成的,而大量的打字工作则由新西兰和瑞典的两位朋友义务担任。薛伟说:“我们买一个电话卡,很便宜嘛,把要打的字自传真到新西兰和瑞典去,他们打字打好以后,从新西兰和瑞典给我们电传过来。”

*《北京之春》不会停刊*

《北京之春》杂志社主编胡平说,《北京之春》杂志是一份民运刊物、政论刊物。其主要工作是阐发自由民主理念,批判共产专制,对形势作出独立的分析和判断,总结民运经验,推动民运。胡平说,《北京之春》不会停刊。

《北京之春》杂志的前身是《中国之春》杂志。93年民运分裂以后,该杂志以七十年代北京西单民主墙时代的《北京之春》杂志的名字复刊,目前是海外最主要的民运刊物。台北《自由时报》日前报导说,台湾国民党政府从1983年起,就资助大陆海外民运,到今天已经二十年,一共给了以《北京之春》为主的美国为基地的大陆海外民运组织相当于八百万美金的资助。报道说,民进党执政以来,在2001年决定不再资助大陆海外民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