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金融改革吸取亚洲教训 - 2002-09-29


安然和世界通讯等公司的财务丑闻震撼了美国朝野,也使美国市场大伤元气。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丑闻,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正在美国酝酿出台。这同1997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之后,亚洲各国政府、金融机构和执法部门吸取教训、采取应对措施的情况十分相像。亚洲国家和美国经历了这样一些风波之后究竟各自能从对方获得一些什么教训呢?

总部设在纽约的亚洲协会召开的研讨会的题目是“通过美国公司管理危机的教训看亚洲金融市场”。讨论会分三个主题,如何确保全球市场的诚信;亚洲市场的投资标准改变了吗?以及美国和亚洲各自从改革努力中学到了什么?在讨论第三个问题的时候,纽约证券交易所副总裁夏皮罗说,过去六个月来纽约证交所非常认真地面对一系列公司丑闻,以及由此引发的公众信心受到动摇的挑战。证交所董事会通过的17条建议已经提交美国证监会,获得批准后将付诸执行。夏皮罗指出,建议的第一条就是要求所有上市公司的大部份董事会成员必须是独立的。所谓“独立”的定义首次被给予严格的界定,这是一个主要的变化。

*三个委员会监督管理 *

夏皮罗说“独立的定义要求董事会本身去说明他们除了是董事会成员,或者是领取酬金的董事会成员以外,这些董事同公司没有任何物质上的联系。” 夏皮罗说第二个要求是所有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必须设立三个委员会。夏皮罗说:“审计、酬金和提名委员会。每一个委员会只能由独立的董事组成。”夏皮罗说,过去的规定只要求有审计委员会,处理管理人员酬金和提名的委员会是新增加的。但是夏皮罗说,仅仅有独立的董事是不够的,有些公司大部份董事都是独立的,结果还是出了严重问题。另外一条保证公司良好管理的建议就是要求独立董事会成员开会时不能有管理人员参加。这是现行规定中所没有的。因此他们可以在没有管理人员参加的情况下讨论酬金问题,或是管理人员的表现问题。

夏皮罗说:“这一措施是为了改善独立董事作用的疏忽,鼓励他们对权力很大的执行长发挥董事会的平衡作用。”夏皮罗表示,这些建议如果获得证监会的批准,美国上市公司就必须严格执行,对于外国上市公司,证交所只会要求他们书面解释本国的规定同纽约证交所规定的区别。夏皮罗指出,这些建议很多都是借鉴于包括亚洲在内的世界各地的证券交易规则。夏皮罗认为,纽约证交所是全世界对投资人保护最好的系统。他说,这样说的理由很简单,除了美国证监会的独特作用、巨大的执法能力外,还因为美国的法律环境,当麻烦发生的时候,你可以依靠法律专业人员来解决问题。

*三样坏东西的教训*

杨曹文梅是亚洲公司管理协会的主席。过去她曾经担任过亚洲发展银行董事会美国执行主任和克林顿政府任命的驻多边金融机构的美国代表。她是担任这一职务的首位妇女。现在经常穿梭于太平洋两岸的杨曹文梅说,亚洲重视公司管理是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开始的。当时代表美国政府到印尼去执行救援计划的时候,杨曹文梅曾经对他们说:“你们应该有良好的管理、独立的董事会、完善的法律体系。你们之所以出现金融危机是因为你们有三样坏东西,裙带关系、相互勾结、贪污腐败。这三样坏东西的英文单词都是以C开头的。”她说,最近美国发生的情况却相当令人难堪。杨曹文梅说:“现在这三个C对于今天美国的一些大公司象安然、世界通讯等,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这就是我所得到的教训。”

而一些亚洲国家由于接受了金融危机的教训,有的制定法律,有的加强执法。比如,印尼政府规定,如果故意将假的信息写入公司财务年度报告是刑事犯罪行为。杨曹文梅说,亚洲国家和美国之间是可以相互取长补短的。杨曹文梅说:“亚洲可以向美国学习的是法律,这是很重要的,而且法律如何执行也是很重要的。可是美国可以向亚洲学习的不是字面上的法律,而是怎么执行法律的精神,法律的用意是什么,这是也是非常重要的。”杨曹文梅说,美国安然公司一家造成的损失就高于除了中国、日本和韩国以外的任何一个亚洲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杨曹文梅说,现在我们必须更加严肃地提出问题,所以我们得到的教训是积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