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十六大有价值决议不可能 - 2002-10-06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既做过共产党高级官员,又当过天安门事件政治犯的鲍彤,在中共庆祝建立政权53周年以及准备召开十六大期间,撰写了一系列评论文章。第四篇题目是「十六大不可能形成有价值的决议案是可知的」。

----------------------------------------

中国一切名为“权力机关”的大会,从党代表大会到人民代表大会,都从一呼百应的群众大会和军令如山的干部大会脱胎演变而来,具有“一切服从党领导”和“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基因。这种“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为了象征代表的广泛性,规模动不动一千人、两千人,非常适合充当沉默的多数,更加适合齐声共呼万岁万万岁,反正谁也说不清楚民主的程序怎样才能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运作。积半个多世纪之实践,中共的开会专家找到了一种化整为零、“大会小开”的方法:把一个人山人海的“最高权力机关”,分割和改造成为权力不清不楚的几十个茶话会。

小会不同于大会。它们的区别,不在规模,而在性质。一大到六大只有十几个或几十个代表,但它们是大会,它们是铁打的,按照党章,它们是“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最高”,当然比总书记高,比常委高,比政治局高,比中央委员会高,谁见了它,都必须低下防矗�接受它的质询和审判。至于小会(全称应为“中共第x次代表大会xx省代表团”),全党上下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种小会的性质和职权,小会的规模即使大到几百人,也是豆腐做的,只能代表一省一市,而任何省市,都是局部,都必须以服从为天职,服从抽象的整体,服从本来已经卸任的“上届中央”�? “大会小开”有一种特殊的保险作用:一旦发现麻烦,立即把风波分散到一个一个茶杯里去化解,“各个击破”,从而确保一头一尾两次大会在一潭死水中胜利运作。大会可能有变幻不测的政海风云,小会无疑是得心应手的沙盘作业。在这种大会和小会里,领导好当,背熟台词就行了。代表也好当,洗耳恭听就行了。

权力机关应该有活的内容,有提案,有辩论,通过表决,形成决议。中国的权力机关拥有一切死的东西,唯独缺少活的内容。代表们在“茶话会”上的发言,大会不知道,不辩论,无法形成提案,最后由大会秘书处的工作人员“酌情处理”了事。明明是百依百顺的誓师会,偏偏叫它“最高权力机关”,是中国的一大发明。

这些都是中国各种大会的老一套。大会的运作取决于这些老一套的细节,这些细节和这种运作是重复了千万次的经典,都是可操作的,可控制的。十六大能跳出这种专门为专制主义服务的会议八股吗?民主能够救中国,也能够救共产党。在十六大准备阶段,如果有温馨的和风吹拂,也许预示大会真的将焕然一新,成为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的起点。可惜,直到现在,一切宣传机器日日夜夜告诫全党全民的,是确保十六大“万无一失”。“万无一失”是绝对权力的语言,意味着“最高权力机关”必须百依百顺地服从领导的指挥棒,不可使领导担惊受怕。

因此现在就可以断言:同中国一切“代表大会”都被开成“代表小会”一样,“十六大”也必将开成“十六小”。十六大的“大会”, 只存在于开幕式和闭幕式之中,除此之外,“十六大”无影无踪,代表们能参加的都是“十六小”,各进各的小厅,各谈各的随感,众口一词惊叹成绩如何辉煌形势如何大好,同声赞美领导的指示如何正确如何精辟,谦虚地交流在虔诚的学习中各自的领会如何深刻,慷慨地汇报散会后将如何贯彻落实。至于中共和中国面临的严酷现实,令人发指的社会不公,触目惊心的腐败黑暗,层出不穷的官场丑闻,在如此运作的“十六大”或者“十六小”的会议上提得出来吗?能追究责任吗?会形成任何有价值的决议案吗?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假如有人告诉你,如此这般运作的十六大能够给此党此国开辟民主的道路──你相信不相信?

-------------------------------------

以上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评论只代表鲍彤个人的看法,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