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家谈中国时局和未来走向(2) - 2002-10-11


在中共召开16大前夕,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以及在美国的专家学者日前在纽约举行了研讨会,对中国的时局以及未来的政治走向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有关中国稳定性的问题是这次研讨会的中心议题。鉴于中国存在很多严峻的问题,中国是否会出现崩溃危机呢?与会者对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香港中文大学王绍光教授对有关稳定的问题做出了如下六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总体稳定。第二个判断是不稳定的因素大量存在。第三个判断,不稳定因素之所以大量存在是与社会急剧转型有关,而相应的制度建设是严重的滞后。第四个判断,在解决现有问题方面有改进的迹象。第五个判断,现有的问题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制度建设加以解决。第六个判断,小乱是好事,不是坏事。小乱有利于大治。”

王绍光说,他所进行的各种调查和获得的数据表明,百分之六、七十的中国人认为形势是稳定的。这一结论也得到了美国杜克大学教授史天健今年上半年在中国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的佐证。他说:“大家对国家整体的经济形势的评价是相当正面的。如果我们把好和非常好这两组人加起来的话,大概有72%的人认为情况比较好。如果我们把‘不好也不坏’中性的评价放在好的一栏里头,那么,大概有将近80%的人,认为国家整体的经济形势是比较好的。”这次调查结果还显示,民众对现状基本上是满意的,对未来的经济和民主发展前景也持乐观态度。

不过,不少出席研讨会的人,包括社会经济学家何清涟和胡平、王丹都对这个民调结果是否客观反映民意持怀疑态度,他们还对问卷的设计是否科学等提出质疑。

*结构性稳定?*

中国科学院国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康晓光从阶级结构的角度,分析了中国的市场经济、权威主义政治,以及政治、经济和知识精英结盟这种结构的稳定性。他说:“我认为这样一种结构是非常稳定的,而且这样一种结构也会使这样一种政权带来稳定。而且我甚至认为,即使是这个政权崩溃,这样一种结构也不会崩溃。即使是新的政权上台以后,精英的勾结,寡头的统治,对大众的掠夺以及伴随而来的腐败、不平等和经济风险,可能仍然是一种长期的、持久的东西。”

康晓光在《未来大陆3-5年政治稳定性分析》报告中得出的一个基本结论是,中国政治在未来的3-5年将是稳定的。

但是,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何清涟不同意这种看法。她认为,中国目前的稳定是火山口上的稳定,这种稳定的局面不会持续太久。

美国华人政论家、>顾问孟玄从中国政治史的治乱循环周期做出结论说,动乱是会来的。他说,中国近代以来,从1911年的辛亥革命,到1989的六四事件,几乎每十年必乱。他说,中国人虽然很懂得“治”,但是不懂得以合理的方式来产生“政”,而要克服这个问题则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是会发生动乱的。

多维新闻网负责人何频认为,在目前以及可预见的将来,在权力层面的中国政治大局是稳定的,但是中国社会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将是不稳定的。他解释了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虽然中国的决策系统,表面上仍然是一套意识形态,但是在真正具体决策的时候,是非常的具有弹性。一切以保护它的政权,维护它的利益作为最基本的出发点和支点。”

*执政者利诱知识精英*

何频说,与从前不同的是,中国执政者现在对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采取了利诱、压制和分化的策略,使他们享有一定程度的生存空间,因此不会出现求变的动力。

对于广大民众来说,过去20多年来经济的发展、生活的改善也使得他们缺乏强烈的民主诉求。但是,何频说,这并不表明中国社会是稳定的:“正是在这20年,中国社会变得更加不公平,更加不合理,社会伦理已经荡然无存,而社会的基本法理已经成为政府非常有效、而且是唐而皇之压制不同声音的一个最好的武器。”他说,由社会不公正造成的社会不稳定,从中国到处都出现的游行示威和抗议活动就可以看到,而不需要进行民意测验来了解。

何频认为,这种抗议没有形成燎原之势,原因一方面在于他们得不到精英阶层的呼应,另一方面,政府的镇压机制更为有效,对任何可能出现动乱因素的控制能力也大大加强了。与此同时,陈胜吴广的反抗之声也无法和拥有巨大的社会资源和现代化工具的政府相抗衡,因此,这种反抗在可预见的将来无力对掌权者造成摧毁性的威胁,而且这种局面将会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总编胡平则对人们有关稳定的概念和定义提出质疑,认为不是所有的稳定都是好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