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民运人士呼吁台湾救援唐元隽 - 2002-10-15


在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呼吁台湾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不要遣返一名偷渡到台湾金门的大陆异议人士。 先搭渔船然后游泳到台湾的唐元隽因为无法证明自己的异议人士身份正面临被台湾有关单位当作一般偷渡客遣送回大陆的命运。

*20年徒刑*

刘刚同唐元隽都是吉林长春人,又是89六四的患难之交。刘刚是89年64镇压后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被捕后被判刑6年,后被押回长春老家。他是从长春的监狱同当地的政治犯一起押解到辽宁省凌源监狱服刑途中认识唐元隽的。

刘刚说,唐元隽曾经在89年64之后组织了十几万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人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当局对天安门学生的镇压。为此他被吉林省公安局逮捕并以“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煽动罪”判处20年徒刑。这在64政治犯中被判刑期最高的之一。他们两人同其他几位来自长春的政治犯,在陵源监狱曾经多次遭受数十名警察集体拳打脚踢、用8000伏高压电棍电击,或被关进只有4平方米的“水牢” 等酷刑。

* 警方骚扰*

97年在他服刑八年的时候,吉林省最高法院突然宣判唐元隽罪名不成立。刘刚说,但是唐元隽出狱后,五年来警察不断对他进行骚扰、迫害,不允许他找工作,不允许他同朋友接触。甚至到外地找工也不被允许。他不管到什么地方 、做什么事情都会有警察尾随来对他的雇主或客户找麻烦,使他无法生存。唐元隽父母已经退休,他还有一个残疾的弟弟。为了避免家庭不堪其扰,他必须自谋生路。

*无路谋生*

刘刚说:“大家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唐元隽怎么在国内生活下去呢?他是迫于无奈才走了这条路的。”刘刚说,他于1995年出狱后遭遇过同唐元隽同样的困境。公安局规定他必须每星期到派出所汇报思想,对他的亲友作出了不准对他提供经济资助、不准提供交通便利、不准为他传递信件等七条规定。甚至连外出租房都不允许。他说,中国政府对政治犯出狱以后采取的几近剥夺生存权的做法是有目的的。

*不得已而为之*

刘刚说:“实际上他们就是使用这这种方式逼着我们向他们下跪求饶,只要我们跟他们求饶、跟他们配合,但是我一直拒绝这样做,只要你拒绝这样做你就没有生路。”刘刚说,他非常理解唐元隽偷渡台湾的做法,这是在那种情况下不得不作出的选择。刘刚说,1996年4月,他出狱几个月后,他无法生存下去,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躲过警察的跟踪,采用了同唐元隽相同的方式逃到了东南亚地区,然后来到了美国。

*希望陈水扁从中帮忙*

刘刚说:“当时我到了这些国家和地区,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要把我送回中国。而是积极联系西方国家和美国,来对我进行帮助。我至今也非常感谢美国政府和有关国家,我只在那个东南亚地区呆了三天,就马上把我接到美国了。我希望陈水扁总统和台湾政府也能够积极地活动,使得唐元隽或者能允许他留在台湾,或者与西方民主国家进行积极的配合联系,把唐元隽送到愿意接受的民主国家,使唐元隽真正能够获得自由。”

*民运紧急呼吁*

正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说,他已经通过渠道向台湾政府的大陆委员会和国安会证实了唐元隽的政治异议人士身份和投奔子自由的动机。并同流亡美国的严家其、王军涛、胡平、于浩成、陈小平、易丹轩、陈军等一批民运人士联署了“紧急呼吁”。

王丹说:“主要内容之一是证明他的身份是属于政治性质;第二点是希望他不会被台湾当局遣返;我们也表示说我们愿意尽我们的力量来协助他,能够实现投奔自由的愿望。”王丹认为唐元隽短期内被遣返的可能性不大。王丹说,唐元隽未来可能的前途是在台湾获得政治庇护,或是转到愿意接受的民主国家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