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逃出西藏(4) - 2002-10-18


最近, 一些北韩人为了政治避难而集体冲击在中国的外国使领馆,使北韩难民问题成了世界瞩目的焦点。其实,中国自己就一直存在难民问题。除了以各种途径向西方国家寻求避难的人之外,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藏人冒着被捕、劳教、冻伤、甚至丧生的危险,翻山越岭逃往尼泊尔和印度。下面请听美国之音记者张楠的四集系列报导“逃出西藏”的最后一部份。

呼啸的寒风、漫天的大雪,摄氏零下四十度的低温,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度。“世界屋脊”严峻的冬天,给逃亡者偷越国境创造了条件,也给他们带来了恐怖和危险。

*出逃者大多选择冬天行动*

据统计,大约三分之二的逃亡者都是在每年八月到一月之间上路的,人数最多的是冬季几个月。选择冬天,除了因为边防军会减少巡逻外,还因为河流封冻更容易通过。但是这个时候,山隘关口会突然刮起暴风雪,积雪深可齐腰。碰上这种天气,连牛都会因冻饿而死。

噶图措说:“过雪山的时候,看见一头死牛,我们当时很冷,肚子也很饿,我想,我们会不会也像牛那样死掉。”噶图措当时只有14岁,和她同行的妹妹才12岁,是靠同路人背着过来的。她们一共走了28天。

这样的经历几乎每一个逃亡者都体验过。达瓦次仁到印度已经十年了,可是十年前的往事至今历历在目,宛如昨天。达瓦次仁说:“路上走了23天,没有带路的,我是靠一个六百万分之一的地图过来的,基本上是瞎摸瞎撞。最后食物完了,后面三天一粒米都没进,就是吃雪。当时我真的以为我要死了,真有这个感觉,因为方圆几百里地都是无人区。”

达瓦次仁一行是三月份出发的,到雅鲁藏布江边的时候刚好冰雪消融,江面虽然已经解冻,但是还有冰碴儿。为了躲避警察,他们只好半夜涉水过河。

达瓦次仁说:“我们11人互相绑在一块儿过河。水有时很深,扑通掉下去再游出来。会水的只有我一个,我在前面探路,结果从9点转到1点才到对岸,冰碴儿把身上划得到处都流血。但是,一刻也不能停,穿好衣服就跑,使劲跑,跑得浑身发热。”

儿童村的一个学生是和妹妹、姑姑一起逃亡的。五十多岁的姑姑脚冻坏了,由其他同伴背着走。她告诉记者,路上最可怕的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漆黑夜晚:“晚上过很大的一条河,同伴们都是青壮年,他们都过去了,只剩下我们三人。所以我们觉得很恐怖,很害怕,就在岸边哭。结果,天亮的时候发现,同伴都在河对面等我们呢。”

她还算幸运。天亮雨停后,她们终于渡河成功,与对岸的同伴会合了。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有这个运气。据西藏人权民主中心报导,2000年12月,一位去印度求学的12岁女孩在河边打水时,失足落水。有人看到,她被河水冲走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水罐。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西藏流亡政府在尼泊尔设立接待站*

西藏流亡政府在加德满都、新德里和达兰萨拉等地设立了难民接待站。达兰萨拉接待中心的主任索伦卡拉次仁对美国之音说:“西藏难民长途跋涉,昼夜兼程一个月,翻过喜玛拉雅山来到这里。刚到印度的时候,身心交瘁,疲惫不堪。他们有的被冻伤,有的被截肢,还有人死在路上。”

据介绍,这个接待站自1990年建立以来,已经接待了四万三千名难民,平均每年2500人到3500 人。但是,西藏人权民主中心的一份报告说,去年逃出的人数有较大幅度下降,只有1735人。报告指出,这并不是由于西藏局势好转的缘故,而是因为北京当局加强了在中尼边境的巡逻。报告援引中国官方去年10月的报导说,在“严打”运动中,中国边防官员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抓获了2500名企图偷越中尼边界的藏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的人被抓过不止一次。仲然是白拉库比定居点的一个僧人。他说:“第一次被中国警察抓住后,在监狱里被关了五个多月,后来越狱逃出。又跑,这次被尼泊尔警察抓住,被遣送回去。从监狱出来几个星期后,再次逃跑。第四次才成功。”

噶图措也被尼泊尔警察抓过两次。他说:“抓了把我们送回去,我们又跑出去。第三次来的时候,我们就换了一条路。最后到达的时候,感到很幸福,我们都哭了。”

*联合国难民公署派员面谈难民*

难民在尼泊尔受到当地接待站的照顾。索伦卡拉次仁主任说,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在尼泊尔的办事处会派代表到接待中心来,和每一个难民面谈,了解他们的情况和背景:“然后,我们租汽车,经新德里,把难民送往达兰萨拉。他们在达兰萨拉的接待中心安顿下来,等待达赖喇嘛的接见,最后根据接待站的安排各奔前程,有的被送到儿童村,有的被分到寺院,有的前往成人学校学习,为将来就业或者返回西藏做准备。”

时隔十年,达瓦次仁又回到了当年住过的接待站。不过,他现在已经是西藏流亡政府负责中国事务的高级官员了。达瓦次仁说:“刚来的时候就是住这儿,房子都一样,床都一样,床都并在一块儿,两个床可以睡三个人,住满了可能有几百人。1992年我来的时候,就睡这里。当时,里面挤得满满的。”记者问他:“旧地重游有什么感触?”达瓦次仁说:“真希望有一天这个接待站被关闭。只要这个接待站被关闭了,我们西藏人的苦也就算走到头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