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太空发展年会 - 2002-11-07


世界太空界每10年举行一次会议,一方面讨论现状,一方面为人类在太空的下一个10年指出新方向。世界太空会议这个月在得克萨斯的休斯顿举行。会议讨论了有关科学、技术、以往的太空旅程、法律问题和商业运用等题目。不过,会议关注的一个主要问题是现今太空项目的缓慢进展和目标的不确定。

*美国公众缺乏热情*

人们常说,下一步是国际太空站。公众人人都想知道,下一步通往何处?我们在太空的未来是什么?我们需要说明这个未来是什么样的,在环绕地球航行之外我们有没有明确的目的地。

亨特里斯是华盛顿的卡内基研究所地球物理实验室主任。他说,美国公众对太空航行缺乏热情,部份原因是因为美国没有坚定的方向。美国太空署可能瞄准太阳系的小行星,或者火星,但是,月球将是一个好的开端,因为它仍然有很多神秘之处。亨特里斯说:“我们可以寻找地球-月亮体系的起源的证据,这方面我们还有问题需要回答。我们可以探索小行星的历史和慧星对地球的撞击,因为月球上有这些记录。我们还可以通过观察不同年代留在月亮地面上的太阳风痕迹,来获得太阳在不同时期的历史。”

曾登上过双子座、阿波罗和哥伦比亚航天飞机的宇航员约翰.杨机长也认为,月球对改善地球生命具有良好前景,如果我们能利用它的潜力的话。约翰.杨说:“月球南极有个地方,那里70% 的时间都有阳光,可以向我们的星球传送可靠的太阳能,这些无污染的太阳能可以到达地球表面,控制二氧化碳之类的东西。”

*俄罗斯火星探索计划*

其他一些国家也有积极的太空项目,他们也在世界太空大会上作了介绍。日本在注重机器人方面的探索,但是它的人类探索的第一个目标可能是月球。相比之下,欧洲太空局和俄罗斯有人类太空旅行的明确计划。欧洲奥萝拉项目计划在2030年前把宇航员送上火星。俄罗斯教授科尔奇科夫回顾了过去太空竞赛的历史,他通过翻译说,俄罗斯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进行探索火星的计划,因为送人到火星对美国太空署来说不是优先考虑的计划。科尔奇科夫说:“我们开发了一个火星飞行的简化的项目。宇航员不下到火星表面去,但是围绕火星航行,这就基本上是虚拟的着陆。我们把他们的眼睛和手送到了火星表面。这个项目廉价一些,俄罗斯发现这是可以完成的。”

*吸引有才智年轻人*

出席会议的人说,太空为商业、科学、技术和教育提供了继续扩大的资源。约翰.杨等一些积极推动美国太空计划的人说,他们担心,公众对太空航行缺乏热情,这将会妨碍美国吸引有才智的年轻人到这个领域的能力。约翰.杨说:“除非有一个走出地球轨道,返回月球并登上火星的国家目标,否则我们就无法激发人们来从事这个事业。”

1963年,肯尼迪总统激励美国人,争取在60年代末登上月球。约翰.杨说,现在又到了美国总统把美国的能量引向太空的时候了。是总统说“我们将会办到,我们将投入力量进去”的时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