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德国经济是否会步日本后尘 - 2002-11-21


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强国,也是全世界第三大经济实体。然而,一段时间以来,德国经济接连传出不利的消息。一些专家甚至担心,德国正在步日本的后尘,走上经济长期低迷的道路。德国是否正在变成第二个日本呢?

近来,德国经济一片风声鹤唳:经济增长连续三个季度徘徊在零的边缘;失业率接近10%,达到四年来的最高峰:公司企业的商业信心持续下降;政府的财政赤字今年将突破欧盟设立的不超过GDP百分之三的警戒线。最近,一些媒体和专家把德国比喻成第二个日本。这种比喻是否有道理呢?

众所周知,日本经济十多年来一直萎靡不振:经济发展停滞不前,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比高峰期下跌了一半以上,利率也接近于零。美国的>最近在一篇评论中指出,德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在许多方面与日本十分相似。比如,两国的银行系统都存在严重问题。日本的银行系统坏帐累累,而德国银行界的坏帐现在也开始上升。随着一些客户相继宣告破产,这个问题会进一步恶化。

商业周刊说,两国的企业界也有类似之处。日本的银行多年前就停止向新的客户贷款,导致公司破产率达到创记录的水平,也使新公司失去成长的空间。同样,在德国,新贷款的增长率目前只有1%,德国公司的破产率正在直线上升。这种状况可以从两国的股市反映出来。日本股市的日经指数现在回落到1983年的水平,而德国股市的DAX指数自从2000年3月的高峰期以来,已经下挫了63%。

商业周刊说,在经济增长方面,两国的情况也惊人地相似。在过去十年里,日本经济平均每年只增长了1%。德国经济的表现略强一筹,但平均增长率也不到2%。去年下半年出现负增长,今年头三个季度的增长幅度接近于零。在劳工市场方面,两国的情况更是如出一辄。商业周刊指出,德国和日本都是世界上最缺乏灵活性的劳工市场。虽然两国的劳工队伍效率都很高,但是劳工成本也非常高。

*社会福利支出太高*

在二次大战之后,德国曾以它所实施的“社会市场经济”闻名于世。在这个制度鼎盛时期的1960年代,德国排除教育费用的社会福利支出曾高达GDP的17.8%,超过以福利国家著称的瑞士和英国。在90年代中期,德国的劳工成本在经济大国中居首位。除了工资高以外,德国企业还要为工人支付很高的福利费用。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当代德国研究所执行主任简斯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指出,由于劳工市场不灵活,德国吸引的外资去年大幅度下降。简斯博士说:“德国由于不能摆脱一些限制而蒙受损失。这些限制包括工人工资过高,就业市场僵硬等等。这种情况吓走了投资者。德国吸引的外资去年急剧下降,因为外国直接投资对德国所走的方向感到不安。”

那么,德国是否会变成第二个日本呢? 对于这个问题,专家们各执己见。美国当代德国研究所的简斯博士认为,德国不可能变成第二个日本。简斯博士说:“因为德国处于欧洲联盟的环境中,那对它所能做的、以及它所不能做的决定有极大的影响。事实上,德国现在要应付和其他十几个国家共用一种货币的问题,还要面对欧洲中央银行。”

简斯博士说,这使德国政府面临重重制约,无法像日本政府多年来所做的那样,做银行的坚强后盾;这也迫使它实现欧盟制定的有关财政赤字的标准。而日本则没有这样一个财政标准。因此,德国的经济环境与日本很不一样。

商业周刊的评论也指出,德国银行界存在的问题远远没有日本严重。德国银行界的坏帐虽然在上升,但只占全部贷款的1%到2%。而日本银行界的坏帐已经高达全部贷款的15%。不过,文章也指出,德国总理施罗德对付财政赤字的唯一办法是提高税收,而五年前在日本,正是一次类似的提高税收的行动,扼杀了一场刚刚萌发的经济复苏。

*劳工制定不灵活*

世界经济论坛的亚洲部主任里希特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德国有可能沦为第二个日本。他说:“确实存在这种可能,就是德国将出现类似的经济问题:无法推行改革,尤其是在劳工市场方面。大公司很难落实灵活的劳工法。因此,我要说,德国和日本在这些方面很相似。”

世界经济论坛的亚洲部主任里希特指出,改革劳工市场是德国恢复经济活力的关键。他说,现在德国有很多人依靠国家生活,不愿意自己创业。这跟日本的情况很相似。因为在日本,年轻人也喜欢为大企业工作,享受终生雇用制。里希特指出,美国经济之所以能保持活力,就是因为美国人富于创业精神。他说,90年代加州硅谷地区小公司大量涌现,就是一个例子。日本和德国就没有这种现像。

里希特认为,日本和德国经济缺乏活力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两个国家在二次大战后都经历过经济飞速发展的阶段。但是它们在发展到颠峰之后,都开始走下坡路。目前,这两个国家都失去了发展的动力,人们变得比较贪图享受,不愿意继续奋斗。相形之下,美国经济能持续发展,一个动力是它的移民政策。里希特说,移民有力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增长。而日本和德国的移民政策都不灵活,对移民设置重重障碍,因此无法吸引来自其他国家的人才。

世界经济论坛的亚洲部主任里希特说:“日本和德国都应当实施更灵活的移民政策。德国可能应当着眼于东欧,努力吸引东欧的信息技术和软件工程师。日本可能应当吸引中国的年轻人到日本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