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专访(1) - 2002-12-06


在台湾乱像纷云的政坛中,有一位被各方尊重的政治人物,他就是前民进党主席、无党籍人士施明德。面对高雄市长选举出现一个民主政治中罕见的抹黑现象,施明德星期天愤而以“羞于和抹黑高手同台”宣布停选。

他质疑,如果民进党的谢长廷市长掌握所谓的高雄硫酸亚案证据长达4年之久,为什么不早查办?而国民党团获得所谓谢长廷接受新瑞都贿赂案主要证人450万支票的证据已经几个星期,为什么不立即提交司法调查,双方却在选举前1个星期才披露,让选民无法了解事实真相,企图影响选情?

*望以民主斗士留名*

已经60岁的施明德说,他一生不追求名利,只希望历史能记住他是一位民主斗士。他说:“我一生被囚禁两次,总共被关了25年半。在牢中最后4年7个月我都是在绝食当中。那时台湾没有解除戒严,我要求蒋经国先生一定要解除戒严,废除党禁报禁国会要全面改选。1992年参选立法委员,一直担任立法委员,1994年担任党主席,后来连任一届。我想我一生做的事情,就是对台湾的民主化,人权的提升。”

施明德说,他一生坚持理念,决不随风倒。他1996年因民进党竞选总统失败而辞去党主席职务,以示政治负责。但在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政权轮替以后,原以为一生理想可以借陈水扁之手落实。不过,一天天过去了,他由失望变成伤心,从此离开了民进党。施明德认为,现在的民进党逐步失去当初创党时的民主理念。

他说:“他们基本上对理想的纯度,对理想的坚持来讲,当然不能跟我们相提并论。尤其是律师的性格,他会把一些理想当作工具。所以他们掌握政权以后,我必须实话实说,他们对理想的实践和热忱真的很低。我担任党主席的1994到1996年,也不过1万多人,到现在40多万人,执政前也不过2万多人。反而你可以说这些人是靠利益和权利进来的。所以,理想了、原则了真的跟我们当初想像的根本不一样。”

*为执政党不容反对声音难过*

施明德表示,目前台湾陷入的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是执政党造成的。他说:“这两年来因为权力和实力不对等,然后陈先生也不遵守宪法双首长制这样的机制,所以让政局动荡不安。当然政权移转之后,有许多经济的社会的状况不好的现象出现。但是,不管怎么说,民主政治一旦促成了一个和平移转之后,下面的选举不管虽赢谁输,都能够转移转下去。我还是比较在意制度的建立。”

施明德表示,民进党在政党轮替以前是为了言论和新闻自由奋斗,但是一旦得到了政权,就开始不能容忍反对的声音,甚至党内的不同声音都听不进去,连前国大代表郑丽文批评民进党也要遭到开除党籍的处份,令他十分伤心。

*目前最缺乏的是宽容*

他说:“所以我担任主席的时候,我提倡大和解,族群和解。民进党的人对我羞辱辱骂,对我公开的谩骂。我连一句话都没有。所谓民主就是多元化,所以我们那个时候担任党主席的人,包括许信良被人家羞辱,我们从来没有处罚过我们的党员。结果现在一下当了总统,当了党主席,没有当了几天,有不同的声音,马上就要开除党籍。这让我们这些为人权、为民主、为言论自由奋斗一生的人看了当然是难过的了。”

施明德先生说,台湾社会目前最缺乏的是宽容,而宽容是结束痛苦的良药:“我常常讲一句话,宽恕是结束痛苦最美丽的句点。所以人要怎么样结束痛苦,宽恕是最好的方法。所以人要活在未来,不要只停留在过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