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工人三资企业处境难 - 2002-12-12


过去一年来,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发展,吸收的外来投资快速增加。但是中国劳工的工作条件和合法权益,却没有因经济发展而得到进一步的保障,工人的合法权益被践踏的现象非常普遍。

*三资企业工人“四超”*

中国的三资企业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有资料显示 ,中国的三资企业目前已经达到二十七、八万户,在中国投资总额中的比重占到13%,工业产值占14%,占中国出口总额的47%。中国今年头9个月的外商投资企业出口额达1,198.8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3.9%。

虽然中国三资企业在中国经济发展,尤其是出口方面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是在许多三资企业,工人都在超强度、超负荷、超体能、超工时的情况下工作,工人由于疲劳过度在蒙受伤亡的事件不时发生。

中国的三资企业集中在东南沿海,而这些企业所雇佣的劳工很多来自贫穷的中西部地区。这些家境贫寒外地劳工希望用辛勤劳动换来的微薄工资来接济远方家人的生活。在三资企业里,这些外地劳工每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每周至少6天。他们的年龄大多数在17到23岁,每个小时的基本工资仅为30-50美分,月收入在100到150美元。

*实质是剥削工人*

观察人士指出,这些三资企业为了降低成本,一方面减少雇用工人的人数,另一方面加班加点,工人每月工作至少312个小时,远远超过中国政府劳工法规定的249个小时。

纽约市立大学巴鲁克学院国际商务教授塞西说,中国外资私营企业中超时工作的问题非常普遍,其滥用程度无论是在服装行业还是在高技术行业,都是一样。

SETHI: "They violate the laws and make the workers work long hours, part of the reason is sometimes..."

塞西教授说:“这些工厂违反法律,强迫工人长时间工作。其中部份原因是,如果他们雇用的工人少,就不需要再盖职工宿舍。另外,由于工人收入非常低廉,为了能生活下去,不得不加班加点。他们远离家乡,为的是挣钱补贴家人。因此,工人们加班加点是没有办法,工厂主知道工人年轻,希望能多工作、多赚钱,所以他们就能迫使工人加班加点。但实质上是剥削工人。”

*工会只是橡皮图章*

多年来从事中国劳工状况研究的塞西教授指出,在西方,劳工问题有政府的法律保障,有工会组织的保护。但是在中国,工会实质上不是代表工人权益的组织,工会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按照党的旨意办事。他说,如果政府愿意让工厂主践踏劳工法,工人就无法得到任何保障和保护。工会在中国只是一个橡皮图章,没有任何实质作用。

经常往返中国主持劳工权益调查的塞西教授指出,三资企业的工人,不仅被迫经常加班加点,而且每个星期都无法得到一天的休息时间,节假日加班也往往没有相应的报酬。有资料显示,仅在深圳的三百五十万外地劳工中,有大约一半人每周工作七天。有些人每天工作竟高达15个小时,并长时间每周工作7天。塞西教授还指出,在中国的沿海省份,法制环境并不健全,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为了想方设法吸引外资,增加税收,突出政绩,不惜践踏国家劳工法,视外地劳工的安全和身心健康于不顾。

SETHI: "The local authorities do care because the workers are not local citizens..."

塞西教授说:“由于外地劳工不是当地人,所以这些地方官员不管,也不会保护这些外地劳工的权益。因为工厂向外地劳工提供食宿,政府也不需要提供教育。地方政府只是坐享其成,从企业那里收税,而不需要为此做出任何回报。因此,事实上,地方政府也像工厂主一样在剥削这些外地劳工。”

*三年后借故解雇工人*

塞西教授还披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情况。他说,这些三资工厂大约每3年就以这些外地劳工返乡为由,让他们统统走路。因为,在中国劳动力市场需求远远大于供给的情况下,工厂很容易再招收一批新工人。塞西教授强调,这种工厂主剥削工人的现实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休止地延续下去。

塞西教授还指出,这些工厂主之所以能任意践踏工人的权益,是因为他们没有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担任“全球制造业准则马特尔独立监督委员会”主席的塞西教授说,这些外地劳工被看作是机器的附件,而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这是很不人道的做法。

*他们筑就了中国的发展*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目前流动的外地劳工估计在一亿人左右。正是这些收入低廉,缺乏保护的外地劳工支撑着很多私营和外资企业的发展,使中国越来越成为世界主要的电子、玩具等产品的工厂。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席李强说,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的发展正是通过超负荷又没有安全保障的工人辛苦的劳作换来的。

李强:“工人通过他们的劳动,换来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中国工人没有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得到比较公正的对待。就连最低的法律要求没有达到,基本工资没有实现。在一些差的工厂,工人就象机器一样的工作。”

*腐败:最严重的危险*

另外,观察人士指出,中国这些出口产品工厂和企业最严重的危险还不是劳动标准问题,而是执行劳动法规和地方官吏腐败的问题。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席李强指出, 地方官吏的腐败,把地方意志凌架于国家法律之上的做法,再加上劳动力市场供过于求,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不但使外地劳工得合法权益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障,而且使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一天不如一天。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