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年终专稿:中国劳工走上街头抗议 - 2002-12-26


中国领导人2002年遇到了一系列劳工抗议,数以万计的下岗工人上街要求发放拖欠的工资或者退休金。新的一年里,这种局面可能变得更加糟糕。

中国东北地区是夕阳产业的基地,长期以来是共产党政权的重工业中心,至少在不注重利润的中央计划经济时期,这里曾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那已经是老黄历了。如今,中国成了[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许多经济领域都必须开放。中国加紧进行了一系列市场化改革,由于过时和亏损的国有企业纷纷关闭,东北的工人受到严重冲击,失业人数剧增。

* 工人两年无工资 *

辽阳的一个铁合金厂就是这样一个破产企业,几千人下岗,已经两年没有领到工资。在不景气的辽阳和其它东北工业城市,这是十分普遍的现象,一些城市的居民表示,半数以上的工人失去了他们的饭碗。辽阳这个铁合金厂所不同的是:今年3月,愤怒的工人走上了街头,示威扩展到全省。来自多达20个工厂的数以万计的下岗工人同时走上街头,举行了好几个星期,而不是仅仅几天的抗议活动。

在中国这个禁制成立独立工会的国家,共产党领导层第一次面对组织良好的工潮。在3月底,警察镇压了抗议活动,逮捕了组织者。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保证发放部分欠发工资以及在某些地方调查腐败指控,平息了进一步的示威活动。

劳工活动人士韩东方把政府的策略称为[杀鸡给猴看]。他说,政府试图通过逮捕劳工领袖,把工人吓倒,让他们不再组织新的、可能会威胁到官方权力的抗议运动。韩东方在香港接受采访说,这在短期可能会起到威摄效果,但是从长远看,工人们会越来越意识到组织起来的力量。他说:“铁合金厂的工人大家都觉得如果没有这4个工人领着大家去做,要是没有这几个人去找政府协商,他们也得不到这些钱,所以到现在为止辽阳铁合金厂的工人仍然对这几个工人代表非常支持,现在又有新的工人代表定期向政府交涉,提出来释放这几个人。”据报道,在四名被捕的辽阳工运领袖当中,有两人已经在本星期被释放,另外两人仍然在押。

* 失业有增无减 *

分析人士认为,全国各地的工人抗议和劳资纠纷正在增加,政府必须尽快处理这些不满情绪。从1998年以来,官方数字表明,至少2600万工人因为国有企业关闭而失业。但是实际失业数字可能高得多。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左己最近承认,中国城市失业问题远远比官方公布的百分之四实际上要更严重。张左己承认,实际上,中国劳动人口的百分之七,也就是一千四百万人处于失业状态。张左己说,官方统计不包括从原雇主那里领取少量生活费的国有企业下岗工人。政府的数字也不包括农村大约1亿5千万无业人员,或者在城市寻找工作的1亿农村流动人口。但是这位劳动部长报有希望,他说,许多失业工人会在日益增多的私营和外资公司找到新的工作。

经济学家胡鞍钢则不敢苟同。他说,多数国企工人并不能胜任那些新创造的就业机会,无法利用新的劳动市场的优势。此外,入世以后,国有企业将会面临更大的来自外国的竞争。他说,政府在大规模裁员的同时要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这种任务会越来越艰难。胡鞍钢说:“从经济损失来看,美国有个经济学家叫奥肯,他提出一个模型,这个模型说,当你的失业率超过自然失业率以后,就会造成经济损失。如果假定根据我们的研究计算,中国这失业率一直在百分之七到百分之八,这两年已经超过百分之八,这对中国经济造成的损失目前还是满大的。因此,如何创造就业机会已经是中央政府的首要任务了。”

* 工人上街抗议 *

与此同时,劳工活动人士韩东方说,中国工人的不满情绪有增无减,仅在12月就发生了两次重大的工人抗议。他说:“在天津市的市中心,有好几百地毯厂工人把市中心的马路堵了两天,他们要求的和铁合金厂的工人完全一样,一个是发还过去积欠的医疗费,一个是退休工人被拖欠了十几个月的退休金,每个人差不多有四千多块。 还有,地毯厂过去和现在从来就没有给工人买过医疗保险。”

除了天津地毯厂工人示威,东北黑龙江省的一家造纸厂的两千多名失业工人举行抗议,控诉腐败官员窃取了他们的社会保障金。韩东方批评当局以高压手段压制工人权益。他说:“政府一方面执行改革企业的政策,造成很多劳资纠纷,另一方面又制造恐怖气氛,让工人不敢派代表进行谈判,所以最后当局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堵路的行动。”韩东方说,除非政府允许工人组织起来和资方对话,否则工人别无途径,只能上街陈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