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吴国光表示中国政治改革不乐观 - 2003-02-04


新春伊始,曾经担任中国《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以及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目前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的吴国光在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指出,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如果要行使宪法所赋予它的职能应该说已经具备了一些基本的条件。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真正的在人民代表大会问题上认真落实现有的宪法。

*一定要限制共产党权力*

吴国光说:“现有的宪法规定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机关。真正的最高权力机关在共产党那里。这是我为什么讲中国政治改革的要害一定是要限制共产党的权力。既然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而党又实际上掌握这个最高权力,要解决这个矛盾要么就根据宪法把最高权力还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要么宪法作一个样子,实际还掌握在党的手里。”

吴国光教授表示他对本届两会在政治改革采取什么步伐是否发挥更大的功能并不持乐观的态度。他指出这次会议是一次换届的会议。在换届的过程中一般的人事安排都是自上而下安排好的。因此他相信现在领导层要作的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证这些代表在投票的时候是按照中共中央已经决定的方案来投票而不是按照人民代表大会自己的意志来投票。吴国光说:“这样的话,就不可能开的很民主,因为上面让你怎么投票你就怎么投票。由于人事问题占据了这次大会的重要议程。所以我想可能在其他方面也很难再有更多的议程来讨论一些实质性的问题。”

*政协地位没有宪法规定*

谈到政协,中文大学的吴国光副教授表示政协议政的功能过去几年也发挥得不错。因为政协委员是来自个方面的精英人物,议论的水平比较高。但是他指出问题是在现有的宪法上完全没有规定政协的地位,政协的作用。吴国光说:“政协按照1980年代在中国搞改革的时候我听到的政协方面负责人的风趣话,就是说我们政协是一个非法组织因为在宪法上根本就没有规定说还有政协这个东西而政协又应该行使什么功能。所以我觉得政协的改革也不能乐观。”

*个别领导人独揽大权*

吴教授认为这次两会的召开并不会带来令人意外惊奇的东西。他认为中国现在所面临的一系列的政治问题,比方说严重的腐败、司法的不公正、弱势群体他们的利益得不到重视,都是因为整个政治制度权力过份的集中在中国共产党的手中。吴国光说:“共产党的领导人邓小平在1980年代已经作过非常透彻的分析。他对中国政治体制的诊断就是六个字[权力过份集中]。他讲得也很明确。权力过份集中,集中在那里呢?就是集中在党的手里,在党内就是中央集中在少数领导人甚至个别领导人手里。”

吴教授认为如果要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必须对党的权力有所制约。而这种制约并不是让党作不成事情而是让党按照法律,按照宪法来行使它的职能。吴国光说:“能够听取一般民众的意见,能够让一般党员的意志制约党的领导人的意志。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解决问题要有对策*

吴教授从他自己的观察和推测认为目前中共党的领导高层还是非常关心社会稳定问题。他说新的领导人再三去关心弱势群体,表现出他们对社会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少数人的财富大量的增加的关注。很多的人温饱有问题,这会严重的影响社会的稳定。他认为中国现在的领导人对此相当关注。吴教授说关注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有一系列的对策。

*工人领袖代表工人利益*

他认为中国深层的问题要通过政治体制的改革来解决。而目前所面临急迫的问题比如说弱势群体和富人之间的差距不在于把富人搞得贫穷了来解决问题,也不在于你给弱势群体送一点经济机会就能解决问题。吴教授认为在目前的中国的政治体制之下,应该给多数弱势的群体贫穷的人给予他们一个正常的渠道来表达他们的意见。吴国光说:“工人领袖也是工人利益的代表。他所表达利益的方式可能政府不太喜欢但是也不是要推翻政府。你为什么不把这样的人也请到政协里来作一个政协委员,请到人大来作一个人大代表这不是更好的体现三个代表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