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经济增长面临挑战(3) - 2003-02-21


中国经济是不是泡沫?专家们进行了很多的争论,在美国也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话题。>一书作者章家敦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不是市场机制健康运转的结果,而是政府投资造成的人为现象。政府投资无法持久,而且因投资效益差而带来的银行坏帐急剧增加势必导致崩溃。

旅美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也人为,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是“资不抵债”。全部国家债务是12.8万亿元,相当于每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40%。她说:“我们近几年的整个GDP是10万亿。国家的全部资产,包括外汇储备、国有资产净值、还有自然资源以及技术性衍生工具和通货膨胀税,总共不过九万亿。如果不是源源不断的外资替代了中国外逃的资本,中国的金融危机早就暴发了。”

*美经济学家对泡沫说持不同看法*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匹茨堡大学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对泡沫一说持不同看法。他认为尽管中国经济统计数据存在明显的问题,但就整个中国经济来说并不是一个泡沫。罗斯基说:“我认为泡沫并不存在。大家都知道的,我认为最近几年中国的统计数据夸大了经济的实际表现。但如果看看实际的经济表现而不是统计数字,情况就比较清楚了。所谓泡沫,是指产出以及物价出现不正常的增长,而且这种增长无法持续下去。我认为中国还没有出现这些东西。商品价格、房地产价格或者股票价格都没有出现那种非理性的增长,产出方面也没有突然巨增的情况。相反,这几年产出比早先的一个阶段有所下降。”

罗斯基表示,即使按照他的计算方法,从中国的GDP里扣除虚假成份,那也不是泡沫。物价比较稳定,甚至在下降,就业增长停滞,或者缓慢改善,除了政府投资,其他投资领域增长速度也不太快。日本15年前泡沫破裂之前的种种现象在中国都看不到。所以罗斯基认为,这个经济现在还谈不上存在什么泡沫,更不会在近期崩溃。

相反,罗斯基指出,中国存在着许多经济快速增长的动力。罗斯基说:“中国在融入世界经济的过程中获益巨大。加入世贸组织对中国经济是一个大促进。我认为人们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代价夸大了。实际上好处要多得多。中国入世之前,先是台资涌入,后是港资扩张,提供了许多生产项目,现在是日本投资大举进入,随之而来的商品生产档次也明显提升。”

*经济是否持续增长关键在西进*

罗斯基指出,今后中国经济是否能够获得真正持久的高速增长,关键不在国外,而在国内,就是看内地的经济改革能不能尽快取得进展,为投资西进创造条件。沿海地区的投资已经过剩,需要提升产业结构,实现产品升级,把劳力密集型的产品生产转移到西部,沿海地区集中发展技术密集产品。如果这个任务能够完成的话, 中国的商品生产规模和档次将会有一个大的提升,给经济增长提供一个新的巨大动力。

但是,何清涟认为,要把服装、玩具等劳力密集型产品的生产从沿海地区迁移到西部,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何清涟说:“哪有那么容易啊!我给你讲一下深圳的事情就知道了。我刚到深圳去的时候,深圳就讲要进行第二次产业结构升级换代,把香港移过来的三大产业,电子、玩具、服装,转到郊区,我们要发展高科技。于是深圳就用征收暂住证的办法,让民工交360元的暂住费,把很多厂子逼到了东莞、顺德那一带去了。”何清涟说,许多工厂迁出深圳之后,深圳就搞起了几个高科技园、高科技孵化器等,实际上都是皮包公司在行骗,最后科技园被人用来开发房地产,产业第二次产品升级换代的努力以失败告终,深圳市的财政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全国就科技发展来说,上海算是不错的,但是高科技是否有能力成为带动上海经济发展的龙头还是个疑问,有待进一步观察。何清涟还表示,中国的传统工业早就衰落了,当年纺织业西迁,因为没有基础支持也失败了。现在沿海地区的技术含量低的产业要大举西迁,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太现实的。

匹茨堡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斯基认为何清涟的看法过于悲观,事实上内地的情况正在改变。罗斯基说:“我根本不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实际上,日本的本田汽车公司已经在云南某个地方建立了一个摩托车生产基地。有报道说,美国的福特汽车公司在重庆也建了一个汽车生产厂,另外法国和日本的汽车公司也都在武汉设立了汽车生产工厂。一些西方的矿产设备公司扩大了它们在山西的投资。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不可能的。往西部的投资可能不会象沿海地区那么大,但是那里的投资机会毕竟还是有诱惑力的。中国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肯定会在这方面做出巨大的努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