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贫富悬殊加剧引起人大代表关注 - 2003-03-07


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导致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问题进一步加剧,引起中国十届人大代表的关注。参加十届人大一次会议的代表们星期五分组对如何落实政府扶贫解困政策进行了讨论。代表们认为,现有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制度急需发展和完善,政府和社会要携手帮扶千百万因下岗失业、年老、疾病、伤残、贫困、低收入等原因而面临生活困难的特殊社会群体和群众,不然的话,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就是空谈。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外界认为,中国的人大并没有实权,充其量是个橡皮图章,但是,每年一度的人大会议,使有些代表有机会直接向政府领导人进言,反映人们群众的疾苦。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在改革开放的二十多年中,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剪刀差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进一步扩大,甚至超过1949年共产党夺取政权时的差距。根据现有的官方数字,2001年农村人口的平均年收入是2366元,而2002年城镇人口可支配收入已经达到7000元。

*政府增加扶贫款*

据报道,对于中国经济改革和开放中出现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贫困人口增加的严峻问题,中国政府不得不在2003年的财政预算中,把帮扶贫困人口、确保社会稳定列为重点。在下届政府中可能出任副总理的财政部长项怀诚在2003年的财政预算中,增加预算46亿元人民币,用于帮助数百万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享受低保标准的城镇贫困居民。此外,中国政府还认识到,失业下岗的国营企业职工,在没有机会获得必要的培训、重新再就业无望的情况,对社会稳定是个潜在的威胁,因此也不得不在2003年的财政预算中增加47亿元人民币,补贴再就业培训计划。

另一方面,在二十多年的中国改革开放中发挥了不可低估作用,尤其是对南部沿海城市三资企业的出口创汇做出巨大贡献,但是却一直被遗忘的“外来打工”族,也越来越引起中国领导人的关注。即将卸任的总理朱熔基指出,如果不让那些从农村到城镇的农民工得到国家财富中他们应得的份额,将会危及中国经济的发展进程。朱熔基说,如果不改变目前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将严重影响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伤害农业的基础,危及整个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

一些经济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现有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有1亿3千多万。尽管中国宪法和联合国宪章规定,农民有居住地点的选择权,但是农民工来到城市,既没有居住权,更没有子女入学享受教育等权利。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恶劣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下,被迫超时连续工作,得到的报酬却微不足道,而且工资还经常被拖欠。观察人士指出,正是中国实行了半个世纪的城市户籍制度,使进入城市的农民工沦落为“二等公民”,根生了中国社会中的很多不公和不平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