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人大代表关注“三农问题” - 2003-03-11


“农民苦,农村穷,农业最危险”这个“三农”问题再次成为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代表关注的核心问题。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不减轻占中国人口大约70%的农业人口的税赋,提高农民的收入,让广大农民过上小康生活,中国全面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将遥遥无期。

*朱熔基卸任前大声疾呼*

“要继续把发展农业和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作为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这是即将离任的总理朱熔基向人大代表和新一届政府发出的再一次呼吁。朱熔基卸任之前最后一次呼吁表明, 被列为今年要着力抓好十项工作之首的“三农”问题,已经到了中国政府竭尽全力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

*被政策遗忘的角落*

观察人士指出,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领导人制定的优先开放东部沿海地区的政策,使人口大量聚集的中国农村,成为被“政策遗忘的角落”。在中国这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里,农村人口多达9亿。但是,占人口近70%的农民,长期以来却得不到中央政策的切实辅助,耕地面积日益减少,剩余劳动力不断膨胀,农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低迷,再加上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使绝大部份农民的生活得不到明显的提高,更有一些农民的生活倒退到改革开放以前的水平。

*当选总理关注农民疾苦*

即将担任下届政府总理的温家宝在参加湖北代表团的讨论时指出,要进一步减轻粮食主产区和种田农民的负担,进一步推动农村税费改革,精简乡镇机构,否则就不能从根本上降低农民的负担。

农业部长杜青林在人大会议期间指出,增加农民收入,减轻农民负担,必须要实行一系列配套改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锡文表示,这些年来,农民来自农业方面的收入增长遇到很大困难,城镇化进程滞后,城乡人口分配不合理,致使农民的收入增长困难。陈锡文认为,解决农民收入上不去的问题,要加强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转移。

*政府忽视农村农民吃苦*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萧灼基指出,过去几年来,政府财政支农力度不强,具体措施少,导致农民收入增长缓慢,成为制约国内市场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他举例说,政府财政收入从 1996年的7,400亿元增至2000年的16,386亿元,但财政对农业支出只从700亿元增至1,231亿元。2002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476元,还不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703元的三分之一。萧灼基说,治理这种不合理的情况,从长远来看,必须优化农村资源配置,调整农业结构,转移农村人口,加快城市化进程。从较短时间看,要加大财政支农力度,清理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大幅减免农业税;提高农村救济和扶贫标准;建立农村扶贫担保基金和扶贫贴息基金。萧灼基说, 减轻农民负担,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有利于扩大内需,推动经济增长。

*农民收入严重不足*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农民收入的严重不足是目前困扰中国农业和中国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大多数农民购买力增长缓慢造成中国内需严重不足,制约着中国经济的增长。 他们指出,转移农村人口、加快城市化进程,农民能从根本上扶贫解困。但是,在这一进程中,不能不顾农民生计,只给失地农民发一点安置补助费,损害农民的利益。而且,城镇开发应当有利于农民富裕,有利于缩小城乡差距,而不是造成大批农民失地失业,扩大社会不公。分析人士指出, 一些地方转移农村人口、加快城市化的进程正在造成大批“种田无地,上班无岗,低保无份”的“三无”游民。

*诺言能否兑现要打问号*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新一届中国政府领导人在人大会议上对日益恶化的所谓“三农”问题表示十分重视,但是他们的言论是否能够兑现却是个大问号。在过去历次全国性会议上,农民问题或多或少都被提出来过,但是会议一结束,农民问题就被遗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农民问题虽然严重,但是农民也是中国最弱势的群体。观察人士说,在农民不会对共产党政权形成威胁的情况下,中国的共产党政府恐怕就不会真正把“三农”问题放在心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