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强迫拆迁看中国法制与改革 - 2003-03-14


当新一代的中国领导人下个星期接过权力的时候,将面临贫穷和大量失业所带来的社会不稳定的空前挑战。新一届共产党政府承诺,要消除市场经济转型所带来的困境。

由于推行‘美化城市’的运动,几个月前,推土机把吴先生在北京城里经营了20多年的杂货店推平了。吴先生说,[2002年 5月 5号下午16点30分,东城拆迁公司对我们家进行‘强行拆迁’。当时我问这个公司的经理,他叫张福海。我说,你拆我们家,有没有东城法院的判决书或东城拆迁局的拆迁令? 他说,我都没有。我说,那你依据什么拆我?他说,我这个拆迁公司就是拆迁法。我今天就强拆你们家。然后他就对我们家‘打、砸、抢’。]

不愿透露名字的吴先生说, 他没有得到事先通知也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他说,那个小小的店铺也就是他的家和他唯一的经济来源。但是当他设法阻挡推土机的时候,警察殴打了他,并且把他,他的妻子和兄弟关押了将近两个星期。吴先生公开谈论他的厄运是要向目前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中国领导人传递一个信息。他说,[我就是到现在也不明白。第一, 拆迁公司谁给的那么大的权力,对我们家这样?第二,我们向警察报了案。为什么不对我们这些个体户进行保护?所以我想这次人大会议。我想问问各位代表,到底中国有没有法制? 对这些违法人员是怎么个追究法?我去了东城区政府和东城建委。他们都说‘管不了’。就说他有‘后台’,但是我就不相信在中国这个法制社会。就是说,他们这么违法乱纪就没有人能管?]

中国的领导人每天都会从全国那些强烈不满的人那里听到这样的提问。公众对强迫拆迁、大量失业、沉重的农业税收和官僚的贪污腐化越来越不满。所有这一切都是对统治了中国50多年的共产党的巨大挑战。上百万上千万的工人从没有任何盈利的国营企业下了岗,他们没有任何安全保障、没有等待着他们的就业机会、更没有诉苦的官方途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带来的更多的社会和经济变革,使这种现实变得更加严酷。当为期两个星期的全国人大下个星期结束的时候产生的中国新领导层做出承诺,要解决贫穷和被拆迁者的困境、打击腐败,允许贫穷的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寻求工作、削减不公平的税收等等。

*弱势群体问题不光是经济问题*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说, 这些承诺是不够的,不足以平息公众的愤怒和烦恼。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前中国共产党官员吴国光相信,新的中国领导人还没有做好真正解决问题的准备,因为其中的一些问题是政治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吴国光说:[但是这种姿态并不表示说他们就能把这件事解决好。那么中国的失业问题,我想,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办法把问题解决好了。那么,基本上我认为中国的弱势群体的问题不光是个经济的问题,也不光是社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其实,所谓的弱势群体他们也不弱。就是说,他们人很多,如果给他们正常的发言权的话,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利益。] 吴国光还说,如果中国的新领导层真的有意给予人民更多的权利,那他们必须引进政治改革,并且给予人民更多言论和集会的自由。

然而,实质性的改革并没有列在人大代表们的议事日程之中。北京的警察加强了安全保卫工作,确保没有抗议示威活动。有持不同政见人士出现 ,立即就被拘留。近几个月来中国对付日益增长的工人抗议示威活动的办法是,把劳工领袖关押起来。独立工会仍然是被禁止的。设在香港的监督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负责人韩东方说,从长远来看,中国不准工人们表达自己的不满是会‘适得其反’的。他说,[这个东西,就是说,比如政府一方面的政策是要改革企业,造成很多劳资纠纷,一方面又制造出这种恐怖的气氛,让工人不敢派出代表来进行谈判。最后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这种街头堵路的行动。]

*等看新一代领导人变法*

韩东方把政府的这种策略说成是‘杀鸡儆猴’。他说, 政府逮捕劳工领袖是想要‘警告’工人们今后不要再组织罢工了。因为政府官员们害怕罢工会威胁到他们的政权。但是韩东方说,中国的工人已经意识到,如果没有什么组织者出来代表他们的利益,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获得任何补偿。他说,人们逐渐鼓起更大的勇气要求自己的‘基本权利’。然而,没有任何具体的迹象表明,政府面对越来越大胆的挑战要政治上的改革。

‘悉尼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泰雷斯说, 中国的领导人绝不会冒风险去进行任何改革来削弱‘一党制’,使一党制面临被老百姓推翻的潜在威胁。

泰雷斯说: [高层领导层当中肯定会有人对某些方面的政治改革感兴趣。然而,在过去的5到10年来,只要出现了任何的‘挑战’几乎是立即就会出现‘压制’的反应。] 特维斯和其他的分析人士预期, 新一代的中国领导人很可能会等到自己的地位比较稳固了以后,才敢进行任何大胆的,或是‘冒险’的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