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军收集摧毁巴格达积存弹药 - 2003-04-16


美国军队继续在巴格达各处收集和摧毁伊拉克积存的武器弹药。不过,军械拆除队还要注意清除美军在轰炸萨达姆的武装时投下的那些没有爆炸的集束炸弹。

*集束炸弹小炸弹*

一位美国军人用阿拉伯语警告街道两头的居民向后挪。小孩子们的好奇心都很重,让他们保持距离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他的两人小组将要炸毁一颗集束炸弹的小炸弹。他们刚从这里的一处民宅的花园里把这颗小炸弹取了出来。炸弹被引爆,震动了整个居民区,附近的一辆小汽车上的警报器也响了起来。这只是托马斯・奥斯汀上尉和他的十人军械拆除组所要完成的任务之一。他们要在整个居民区清除这些从集束炸弹分离出来的一颗颗小炸弹。这些致命的小炸弹分散在方圆大约1公里的地方。

*居民面临危险*

4月7号,几十枚美国炸弹倾泻在扈尔纳克区,当时美国正在对半公里以外的伊拉克军事目标发动攻击。奥斯汀上尉说,美军使用集束炸弹攻击了扈尔纳克区边上的一处地对空导弹阵地。集束弹的母弹爆炸时,施放出最多可达一百颗的子弹,每一颗子炸弹,都有足够的威力把人炸死炸残。小炸弹是个黑色的罐子,顶上有条白色的带子,好象风筝线一样。小罐的长度不超过6厘米,很容易在高高的杂草丛中、一颗树上或者蜿蜒穿过社区的黑色沥青路上失去踪影。这里都是中产人家,到处是两层小楼的民宅。一位当地居民解释了他们所面临的危险。这位男士说:“人们听到爆炸声,就出门开究竟。看到了这些炸弹,我们都叫它们小炸弹。大家可能会感到好奇。如果有人捡起来看,那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为什么人民付出代价?*

扈尔纳克区有四名男子被炸死,还有一人被这些小炸弹炸伤,住进了医院。奥斯汀上尉说,他的手下已经在扈尔纳克区摧毁了20颗小炸弹。有些黑色的小罐子,如果在表层蒙上石膏,冻结引信,就可以清除。奥斯汀上尉说,那些无法清除的小炸弹罐,就必须小心翼翼地拖到街道上,然后加以引爆。奥斯汀说:“这颗嵌在地上,在后面的废墟里。他们用绳子系住它,用这跟带子把炸弹给拖出来。”这位美国军官说,要清除或者摧毁大约100枚可以看得到的小炸弹,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而居民们还担心那些不那么显眼的炸弹。在街角,乌赛・马基德指着他家花园里落下的好几颗小炸弹说:“这是一颗、两颗、三颗。花丛里有一颗。瞧这颗,如果有谁想剪花,就坏了。还有很多孩子。我有五个孩子。我想让他们把这些炸弹拿走。”卡瑟・胡赛因是英国教育出来的化学工程师。她止不住发抖,既难过、又迷茫、又很愤怒。胡赛说:“这是为什么?我们生活在这里。人民在为这场战争付出代价。不是萨达姆或是什么人。我们想推翻他,但是不是这种方式。”

*人权观察谴责*

沙奇・卡迪尔28岁的儿子乌代在4月7号的早晨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卡迪尔说,他的儿子离开家去帮助邻居灭火。在回来的路上,有人捡起了一个小罐子,那是集束炸弹的一枚子炸弹。炸弹爆炸了,炸死了乌代。还有一位邻居和他的两个儿子。在城市战中是否应该使用集束炸弹,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有争论。[人权观察]谴责使用集束炸弹的做法,称这是违反国际人道法规,因为和地雷一样,那些战后遗留下来的没有爆炸的集束炸弹,对平民百姓构成了威胁。不过,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国际法律工作者委员会]的负责人路易丝・多斯瓦尔德-贝克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多斯瓦尔德-贝克说:“还没有人能够让国际社会通过一项禁止集束炸弹之类的条约,因此更说明问题的,是使用这些炸弹的场合,看看这是不是等于是肆意或者有失比例地伤害了平民。”多斯瓦尔德-贝克女士说,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发动战争,总会有殃及平民的风险。

*散步成生死之旅*

奥斯汀上尉的小组以及其它的军械拆除队发现,萨达姆.侯赛因的武装在平民区架设阵地或者掩护他们的武器,这增加了联军的打击难度。奥斯汀说:“他们把防空火炮和坦克部署在居民区里,紧挨着民宅。还有其它类似的做法。因此,当他们瞄准我们的飞机的时候,我们会记录下这些武器系统的坐标,向他们还击。问题是,他们把所有这些军械都设置在居民区或者离居民区很近,等等。”于是,搜索和拆除任务还要继续。不仅要发现隐藏在民宅后院、学校和医院的伊拉克武器,还要找到那些对着这些武器落下来但是却没有爆炸的美国弹药。所有这一切,使得家门附近的闲庭信步变成了生死之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