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WHO警告上海可能隐瞒萨斯病数字 - 2003-04-24


萨斯病在中国继续蔓延。[世界卫生组织]对上海有关部门可能隐瞒萨斯病蔓延数字提出警告。

*中国官方上海萨斯病例:二人*

首先介绍上海的情况。截止到4月24日下午三点,中国官方公布的上海萨斯病例仍然没有修正。最新数字为:已经证实的萨斯病例为2人,另外还有18起疑似病例,其中包括两名外国人。上海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和北京公布的750例已经证实的萨斯病患者的数字相比,上海的数字是否准确,令很多观察家感到怀疑。据《时代周刊》亚洲版报道,当局害怕外资会象逃离香港那样逃离上海,因此中央有关领导这个星期早些时候向上海市委下达了指示,一定要继续宣传上海是一个“没有萨斯”的城市。

*时代周刊:上海数字不可靠*

上海真的没有萨斯吗?[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名专家表示,上海可能有几十起萨斯病例,而不是象上海市公布的那样,只有两起。[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小组正在上海进行调查。他们把原定的调查时间延长了一天,并且访问了上海市的一些医院和驻上海的军队医院,会晤了上海的一些疾病控制的专家。《时代周刊》报道说,上海这个一千六百万人口城市中的一些医务人员已经向外国专家和记者表示,上海官方的数字不可靠。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一位医务工作者对正在上海访问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说,上海萨斯数字严重缩水。《时代周刊》援引一名在上海传染病院的一名医生的话说,该院接收了30多名萨斯病疑似病人住院治疗,这一所医院的疑似病人就是上海官方公布的全上海萨斯疑似病人数字的两倍。

*上海萨斯情况“内部”会议*

上海医务人员还揭露说,上海在确诊萨斯病例的时候用的标准远远比国际标准严格。换句话说,如果上海用香港的标准,很多疑似病人应该被列入确诊的萨斯病例。据亚洲《时代周刊》报道,上海华山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证实该医院收入7名萨斯疑似病人,而这个医院的负责对新闻部门联络的官员则声称华山医院没有任何怀疑患有萨斯的病人。上海市在公布萨斯病蔓延情况方面,也没有北京那么公开和透明。星期三,上海市党委官员会见了当地官方媒体代表, 通报上海萨斯情况。而这次会议被定为“内部”会议,会上所透露的内容不得对外公开传播。这种保密行为更加剧了外界对上海萨斯病蔓延真实情况的担忧,也引起民众的不满。【法新社】报道说,[世界卫生组织]疾病流行部门负责人大卫・赫尔曼说:“我们在上海的工作小组明确表示,他们认为上海的萨斯病例远比当局承认的要多。”

*广东省委领导人掩盖真相*

此间观察家注意到,在打击萨斯问题上,中央领导人中最起劲的是胡锦涛、温家宝和吴仪。而国家军委主席江泽民,以及其它中央政治局领导人,特别是来自上海的中共领导人,对这个被胡锦涛称为重中之重的问题,一直保持缄默。海外一些观察家指出,萨斯病最初于2002年11月16日在广东出现,并且造成民众恐慌,但是当时正是江泽民积极筹组中共十六大,连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是重中之重。为了不破坏江泽民领导的所谓13年“太平盛世”的形像,不给“三个代表”抹黑,当时的广东省委领导人,积极配合中央,从上到下极力掩盖真相,导致萨斯疫情扩散,成了世界公害,而中国民众更是欺骗和隐瞒的最大受害者。

萨斯病的全称是“严重急性呼吸器官综合症”。广东初步发现病例时,确认为“非典型肺炎”。虽然后来国际卫生专家把这种新的而且很危险的“非典型肺炎”命名为“萨斯病”,并且发现了这种传染病的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但是中国现在仍然普遍使用“非典型肺炎”这一旧用的统称来指这一新的传染病。

*中宣部异乎寻常保持沉默*

今年2月份,萨斯再次在广东和香港蔓延,并且造成了人们的恐慌。但是当时正是中国举行“两会”前夕,所有有损最高领导人形像和有可能破坏安定团结大好局面的新闻,一律被封锁,萨斯真相又一次被掩盖。

而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也在十六大上从广东省委书记跃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分管中共宣传工作。海外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萨斯病起源于李长春当时主管的广东省,报导萨斯灾情实况显然对自身不利,而掩盖萨斯真相符合他本人的利益。李长春一般被认为是江泽民的亲信之一,16大之后,江泽民安排他主管中国的宣传部门,通过掌握中国的枪杆子和笔杆子,实现垂帘听政。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这次胡锦涛和温家宝频频出面,带领全国抗击“非典”,而本来应该积极配合中央总书记和总理而摇旗呐喊的中宣部,这次却异乎寻常地保持沉默。

XS
SM
MD
LG